《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第一個電子產品

自動裝置、機器人、電腦、收音機、和電視均存在於古代。這是歷史上的歷史性裝置。在西元二世紀時,埃及聖殿就有了輸送聖水的自動投幣機器,流出的水量視所投硬幣的重量而定。雅典的宙斯神殿也有相似的自動控制輸水裝置。

希臘神話談到希法斯塔,這位「奧林帕斯山的鐵匠」,製造了雨具酷似年輕女子的金人,她們會按照自己的意向移動,並幫助希法斯塔做事。實在無法忽視,自動機械人的觀念已在古希臘表現出來了。

人工頭腦學是一種古老科學,在中國是稱為「龜書」,意指一座彫像,可以賦予生命,並幫主人做事。有關機器人的描述,包含在太宗皇帝的故事之中,由於皇后對這機器人十分喜愛,使得吃醋的天朝皇帝下令給建造者,把機器人弄故障。

世界上最古老的計算機器,當然是二六○○年前的中國算盤了,當我在中國時,我會看過熟練的書商在使用此種計算器。

然而最完整的計算機器仍屬人的心理,一九五九年,一件不尋常事件發生在新南威爾斯大學,當時作者住在那兒。來自印度的狄非小姐以「心算」出名,被這個大學邀請來與澳洲最大的電腦做比賽。

「算一下697,628,098,909的立方根。」電腦操作員說道。在七秒鐘內,這位印度女子拿出了答案---8869。然而電腦卻算出不同的結果。

「我敢打賭,我的答案才是對的。」狄非小姐挑戰似的說看。數位電腦操作員用不同的電腦重新計算,結果證明這女子答對了。

「真神奇!」操作員大叫。

在二○○○年前,亞歷山大的工程師們,約有一百部以上不同的自動裝置。神話上說伊卡爾斯的父親泰達路斯,曾建造過人樣的東西,會依照它們的意向去作事。柏拉圖說這些機器人如此自由自在,他們不得不去防止它們逃跑哩!到底是用什麼能力來操作它們呢?

埃及的底比斯神殿,有許多神像會行動並講話。這說法未必全真,因為有些是僧侶躲在神像裡面裝模作樣的。

印加族在里馬谷也有一座彫像,「會講話,並回答問題,就像是太陽神的宣告。」這不像是現代電腦所做的事嗎?

古帝臘故事說到,為了求取金羊毛,亞格號船員來到克里特島,蜜底雅告訴他們,泰拉斯住在那兒。不久一個金屬製的人物出現,用岩石投擲亞格號,想弄碎這艘船。這是一具機器人嗎?

機器人的製造方法記載在用奇怪文字寫的書上,如此才能長存後世。達里拉僧侶(920--1003)擁有一具銅製機器人,會同答問題,這是他「按照某些星辰與行星的方位」製造的,這具機器人會對重要的政治或宗教問題,回答「是」與「否」。這個「程式」現仍存在梵蒂岡圖書館,然而「魔樣的頭」卻在達里拉去世後不見了。

里根斯堡大主教馬納斯是一位有學問的人,他精通化學、醫學、數學和天文。他花了廿年時間,製造有名的機器人,他的傳記提到這個自動裝置是由「金屬與選自星辰的未知物質」組成的,這個機器人會走路、說話並做事。馬納斯和門徒亞奎納住在一起,機器人照顧他們的生活。故事提到有一天,這個會講話的機器人對著亞奎納喋喋不休,使亞奎納惱火,便找了一把鐵槌重擊這個機器。

這件事不可看成虛構,馬納斯是一位真正的人物---在十三世紀,他解釋銀河是由遙遠星球胡亂組成的---他們兩人後來被舊教教會奉為聖徒。

在此文明世界中,我們承認以我們創造出的所有科學與技術,以及我們既有的文學,我們的語言遠比古代種族要來得優越。

但是許多美洲印地安人,對一件物體,會因其改變模樣而給予不同的名稱,印地安人對花草樹木在四季有不同的名稱,但我們並沒有再給它多加什麼樣的稱呼,這種紅印地安人的語言,叫我們對南美洲語言,感到有點煩心。

按照人類學說法,當原始人變得文明一點時,他就創造了字母和文字,蘇美人與埃及人約在西元前四○○○年發明文字,從此,他們以跳躍的方式進展。

但是歷史告訴我們,過去的高度文明並沒留下任何記載---秘魯的印加族就是如此。這個種族生產了我們今日所吃的蔬菜的半數,它曾在世界上建造過最長的公路,編織最精巧的物品,有個透澈的天文知識。

當匹則羅征服秘魯時,他有個很神奇的發現---Atahuafpq---不只是征服者,連被征服者都無法閱讀的文字!

印加族不用文字,但卻使用「奎帕」---一種點記符號,使用不同顏色和點記,他們有效地運用來記載很複雜的計數,僅靠這個,他們具有高效率的會計方法。沒有字母,他們卻有文化,這真是古代任何種族中絕無僅有的現象。

為什麼印加族和他們的祖先,不像其他進步的文明一樣,具有文字呢?有種理論似是而非,如果說「奎帕」是古代計算器的殘餘,那麼解釋就很簡單了,當計算機母體消失時,那些南美印地安人能留下來的,只是一堆打孔卡片而已---「奎帕」就是這些打孔卡片。

如果曾有一種高度文明被無法抗拒的大激變而毀滅,那麼這些簡單計算器和電腦系統(譬如奎帕),就可以看成是過去時代的遺物了。

古代還有這樣的例子,在數世紀後,中國學者張衡(西元78--139)建造了一具龍口懸珠的地動儀,當地震發生時,在那個方向的圓珠就會落人龍口,並發生聲音,聲音高低視地震強度而定。在一七○三年,法國人赫特斐勒造了現代世界中第一架地震儀。

張衡也發明了用金屬環圍成的球,代表太陽和其他星球的運行,動力來自水鐘,它是世界上第一具行星儀。

在帝臘古代,也有同樣的天球儀器,西塞羅說馬西留斯擁有一個標明太陽、月球、和行星運行的天球,西塞羅並確說這機器是「很古老的發明」,一個相似的天文模型陳列在羅馬的天使殿裡。泰利(西元前六世紀)和阿基米德被認為是這些機械裝置的建造者。

歷史學家西德里那寫過拜占庭赫勒克留皇的事蹟,他擁有一個奇怪機器,顯示夜空中的行星及其軌道。行星儀曾被波斯克斯羅國王倣造過。

位於雅典的希臘國立考古博物館,陳列一具發現於一九○○年的金屬物體,這個複雜的日軌和齒輪不像任何古希臘的人造物品。住一九五九年,英國科學家普利斯,當時是在新澤西州普林斯頓高級研究院工作,他在博物館中看到這個東西,就確定是個電腦的祖先。

「它真像個計算機器的樣子,可以算出太陽、月亮和其他行星的運行。」他在「自然歷史」雜誌上如此寫道。

這次發現是一種革命,沒有人懷疑普利斯博士在「科學的美國人」雜誌所說的說:「瞭解到古希臘的偉大文明,是距我們這個時代,如此的接近,實在是令人震驚的事,不只是驚於他們的思想,也驚於他們的科技。」

普利斯博士的結論是:這個計算器改變了我們整個科學史的概念,「發現這個東西,就像在土坦罕門王的墓穴中發現噴射機。」這是普利斯於一九五九年,在華盛頓一次會議中所說的。

數年後,又有了一項重大的發現。英國的巨石陣建於西元前九○○年到一六○○年,本來是由29公尺半25噸重的環板組成的,在那堶惘酗面蠸搘萿澈道,這塊巨石由地上56個洞圍起來。

在經過研究之後,波士頓大學的赫金斯教授(也是天文學家)認為這列拱道、石頭和圓洞代表星座圖。回到美國後,繼續研究巨石陣的圖表,赫金斯教授將資料送入電腦分析,結果發現「巨石陣就是一具計算器」!

教授的發現指出巨石陣天文學家非常高超,他們記載了我們現代天文學家才知道的現象,月蝕每56年發生一次。古代英國天文學家們就用這些石頭和圓洞,計算出來的,遠比巴比倫和埃及的僧侶天文學家還要高明。

問題是---建造巨石陣的人,那裡來的這種科學知識?

從這個史前計算機,我們要轉到古代的說話機器。在古代,埃及的羅馬人描述過西元前一五○○年的孟諾唱歌機,當升起的陽光照到這機器上,就有音樂發出來。西元一三○年,羅馬皇帝哈德蘭在早上都聽此音樂。目前,旅客仍能在埃及看到孟諾的彫像。

腓尼基人參米尼松(西元前1193?)和斐羅巴布洛(西元150)談及「會動的石頭」,一位基督教教史學家尤西怕(西元260--340)拿了一個這種神石放在胸前,會用小的聲音回答他的問題。另一位基督教神父亞諾布(西元327年)曾說過他得到一個「會說話的石頭」,他時常對它發問,然後得到一種「清晰而尖銳的小聲音」來回答他的問題。今日我們使用的這些石頭是不是稱為電晶體收音機?

聖經也提過小神像會同答問題。(以西結書2121節和創世紀3134節),這些是來自銀河文明的教育性廣播節目嗎?

塞爾但尼斯暗示過金神像和特殊的星辰與行星有關,並說每個埃及人都知道這件事,這些神像會講「魔樣的話」。

在此後數世紀,神話和古籍也提到另一件古代的神奇物---「魔鏡」。伊諾可書說亞查結教導人民製造魔鏡,按照此種信仰,遠古的人民真的看過它們,它們是電視的前身嗎?

雖然盧西昂的《歷史》被認為是小說(不管它的書名),他對魔鏡的描述相當引人,因為在那個時候,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啟發他此種想像力:「它是很大尺寸的觀賞玻璃,置於不太深的井上,當人下到井裡,會聽到地下傳出來的聲音,當人朝鏡子看,就會看到全世界的城市和國家。」這是古羅馬的科學小說嗎?或是過去那個時代,魔鏡到處都是的一種寫照?

電視實在就是魔鏡。然而此種史前裝置仍是科學的秘密。

蘇俄作家葛基描寫了一次實際的神奇經驗,他自己是當事人哩!在本世紀初,葛基在高加索遇到一位印度人,這印度人問他想在他的「像簿」中看到什麼,葛基說想看印度的景像。這印度人就把「像簿」放在這位作家的膝上,要他翻開來,這個閃亮銅片簿子就呈現出美麗的城市、聖殿和印度的風景,萬基興高采烈,當他看完後,葛基將這「像簿」還給印度人,這印度人放下它,微笑問他:「現在,你想看些什麼?」

底下就是葛基結束這故事所說的話:「我自己打開「像簿」,除了空白銅片之外,什麼也沒有!真是奇人,這印度佬!」

也許這就是古代的「時光觀景器」,有人說利用此種鏡子土人可以看到時光的迴轉畫,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古人在這一步就超前我們了---他們擁有「時光電視」!

埃及和希臘的先知,以預測未來與解說過去而出名。他們如何做這件事的?

英國科學家杜勒爾在「簡易相對論」書中,提到:「所有的事件,過去、現在和未來所發生的事件,都會在四度空間---時間連續中呈現出來,宇宙沒有過去或現在,就像一卷影片,可以裝入電影機中,隨時放映出來。」

這種相對論也許已為古人所如曉,「以賽亞的異象」告訴我們一個故事,以賽亞被帶到天堂,他看到不朽的上帝,然後天使帶他到樂園,說這是回溯到地球以前的時光,以賽亞很驚訝,問「為什麼這麼快!我只在這兒二個鐘頭呢。」但天使回答:「不是二小時,而是三十二年。」這位先知被這句話驚住了,因為他知道,果真如此,那麼同到地球必是年紀很大,或者已過了歲數,但天使告訴他,他回到地球上不會增加年歲的。

在光子或是反物質太空火箭中,用接近光速的速度來旅行,我們的太空人就會經歷到時間的縮變,來「跳入未來之中」。

例如,也許所有的事件在宇宙中會發生,也許就可以看到過去,換言之,今日的動作會投射到未來去,過去的動作會呈現在今日。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古先知能精確題測未來事件了。

印度的古籍《尤帕尼夏》說:「告訴我你所知的,而我將告訴你未來的。」這就是偉大的計算機---人的心理的程式和計畫嗎?

亞蒙賴先知有一架自動時光機器,是神祇的樣子,不僅會走,移動頭部,而且也會接受包含疑問的卷軸,提供智慧的答案,當亞歷山大大帝問他時,這個神像趨前答應他;「我會助你掌握你腳下所有的國家。」

像愛因斯坦的統一場論一樣,諾斯特拉達姆斯的預言指出:「不朽為一---過去、現在、未來」,他承認自已讀過許多魔樣的經卷,這些古書談論失去的科學,一定幫過拿斯特拉達馬斯學習時光投射的秘密。

這些歷史性的記載,包括自動裝置、魔鏡、說話的石頭和古代電腦,指出了古代非凡科學的真實性,不管多麼神奇,我們須仔細研究它們,試圖找出新能源型式或新技術的線索。

然而,我們的世紀也是一個社會學相當發展的時代,在我們的歷史性過去之中,可以找出近六十年來才發展的「新」經濟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