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古代太空旅行

    人類渴望飛行,不只是想在空中飛,而且還想到星辰中飛行,這在古代已表現出來了。4700年前的巴比倫《伊他那史詩》就含有「伊他那飛行」的詩句:「我要帶你到阿努的寶座上去。」老鷹說。他們已飛了一個小時,老鷹又說:「往下看,大地變成了什麼!」伊他那些下看,看到大地變得像座小山,大海像一口井。他們又飛了一個小時,伊他那再度往下看:大地現在像個磨過的石頭,大海像個瓶。三小時後,大地只像個塵埃,大海看不到了。

    阿努,巴比倫奧林帕斯山的宙斯神,是天國的主宰,而「天國」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太空。上面這一段太空飛行的描述,精確得就和人離開地球時的情景一樣。

    伊他那騎在鷹背上,飛往阿努的寶座(另一個星球嗎!)是否就是史前的例子,或是空想呢,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它呈現了由於距離增加,地球變小的實質觀念。

    「此地沒有空氣,其深不可測,黑得就像最暗的夜晚。」這段話是一位太空人對黑暗、無空氣的太空的描述嗎?不是,這是取自埃及《死經》中的句子,有3500年之古老!

    《伊諾克書》也包含有奇異的章節,這可能就是被主教和法師們視為偽經而加以否定的緣故吧!然而他們的聰明,現在會被懷疑,因為自從《伊諾可書》和《死海卷軸》以及其他聖經書一道被發現後;當死海卷軸成為世界上最古老的聖經,可以回溯到西元前二世紀,取代十世紀的譯本時,伊諾可書就可以當做很可靠的來源,而被接受了。

    底下是一些摘錄的句子:

    而他們將我舉向天空……(十四章九節)

    那兒熱得像火,冷得像冰……(十四章十三節)

    我看到發光的地方……(十七章三節)

    而我來到深黑之地……(十七章六節)

    我看到一個深淵……(十七章十一節)

    難道這不像是太空的圖像嗎?那是深淵之地,被太陽照到的一邊熱得像火,另一邊冷得像冰,它也是太陽、月亮、行星和星星居住的地方,這是伊諾可說的。他描寫他在星際太空中所見的反應是「恐懼籠罩看我」,最起碼,這位先知的話是相當引人興趣。如果說這些陳述是錯誤的,還有其他的假設嗎?

    在第二世紀,希臘作家盧西昂到小亞細亞、敘述亞、和埃及訪問,他為了一本小說「歷史」,描述了在太陽神八號旅程之前的奔月景像:「我們在天空中過了七天和數個夜晚,到第八天,看到空中有個地球,好像一個大而閃亮的圓島,發散著明亮光芒。」

    數世紀後,人們還以為月球只是一塊奶酪,學者們一定會譏笑這個地球月亮的觀念。是什麼使得盧西昂將月球繪成一個天體,而要八天才能到達呢?它只是幻想而已嗎?或是埃及和巴比倫的聰明僧侶的宇宙科學,觸動了他寫這本航向月球的靈感呢?

    中國歷史傳說提到后羿,這位堯帝的工程師,很熟悉天文學。在西元前2309年,他決定騎天鳥到月球去,這隻鳥告訴他太陽升起,到頂點的精確時間。難道這是太空船的儀器,提供此種資料給史前的太空人嗎?后羿是被「龐大的發光氣體」發射到太空的,這是火紅火箭的噴氣嗎?

    后羿飛入太空,在那兒「他無法感覺到太陽的運行」。這個陳述相當重要,因為只有在太空中,人才無法看到太陽的每日運行。

    在月球上,這位中國太空人看到「冰狀大地」,在那兒有座「廣寒宮」。他的妻子嫦娥也從事太空旅行。按照古中國的作品描述,她飛到月亮,她發現「發光球體,像玻璃般閃亮,體積大而很冷,月亮上的光來自太陽。」

    這是4300年前的老故事,卻告訴我們月球上的訊息。嫦娥的月球見聞報導是正確的,太陽神十一號太空人發現月球佈滿玻璃狀的土壤,在陰暗的一邊很冷,比我們的兩極還冷。

   中國文學家王蔡於第四世紀所編纂的《軼事纂編》,取自更古老的作品,包括了堯帝時期,后羿與嫦娥奔月以後的有趣故事。一艘龐大的船出現在夜晚海上,發著亮光,在白天就消失不見,它能航向月球和星辰,因此稱它為「卦星楂」或是「貫月槎」。難道這是4300年前來到此地的太空種族嗎?這艘大船,能飛於天空,航於大海,整整出現十二年。

    中國詩人屈原(西元前340--278)在離騷中有些句子,會使人想到是一段漫長的宇宙旅行:  「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也許,太空旅行是數世紀來的夢,「路曼曼」,似乎是指太空人在星際太空中做遙遠的航程哩!

    中國古書《詩經》提到,當天帝看到罪惡在人間不斷增加,「祂命令鍾氏和李氏切斷地球和空中的交通路線---從此人們不再上上下下了。」難道這不是過去太空之旅的清晰描述嗎!

    經過這麼多的世紀以來,我們很難知道古代太空船是用什麼方法來推進,然而,古波斯伊斯法罕的公共浴池的描述,有助於解開此項神秘。

    這個大浴池所提供的熱水,是以特殊的金屬製造的鉗鍋燒熱的,只用一根蠟燭的火焰哩!難道這是一種未知的合金,或是能將燭焰的熱量提高數千倍的神奇機械嗎?

    伊朗政府於一九六二年在德黑蘭出版一本《伊斯法罕》書,承認此種發現對科學上的重要性:「當然,有人已挖開鉗鍋的位置,要找出其秘密,無疑地,奔月火箭的秘密燃料也會發現的。」

    世界上談論天文的最古老書籍,是印度的《希壇陀》,談到「西達哈」興「維雅哈拉」,也就是哲學家與科學家,他們能夠駕駁地球,「在月之下,在雲之上」。

    來自印度的另一本書《蘇特拉哈拉》包含有遙遠過去的神奇描述,當人以太空船飛上天時,「天人」就從空而降。這是遺忘的過去存在著的太空雙線道嗎?

    米索大學的哈里維巴教授,寫過一本書《利具吠陀》,提過遙遠的時代「神祇時常來到地球」,而且有「一些特權的人去過不朽的天堂。」這印度的傳說,支持了黃金時代時,和別的世界的交通事實。

    古梵文經籍提及「那伽」,意指蛇神,牠住在喜馬拉雅山的地下宮殿中,用發亮的明珠來照明,「那伽」是會飛的生物,經常在天空中飛。「那伽」的觀念在印度人心目中,根深蒂固,而且有關此主題的電影和舞臺劇,總是吸引著印度人。「那伽」的地下宮用鑽石點綴得燦爛非凡。這也許是一種太空基地,照明和空氣調節的神話想像,我們懷疑這個太空站是否仍在那兒。

    婆羅門認為金翅鳥神是一種人鳥,經常旅遊太空,婆羅門認為他經常去月球,甚至到北極星去,這個北極星距我們有五十光年之遠。

    五十卷《馬哈哈拉泰》提及過別的星球生物:「無盡的太空,住有完人與神祇,那兒不限制他們愉悅地居住。」

    十三世紀的《明智經》是古印度的宇宙學經典,由西藏學者巴格拜喇嘛編纂的。這本書描述地球上的第一個人是如何被神祇創造出來,這個原始種族有飛天能力,但很不幸,到最後他們失去了在空中旅遊的能力。

    這個傳說的姐妹作《西藏王族譜系》是十四世紀的文件,但可追溯到第七世紀,這本書沒什麼特出,只不過記載二千年前國王統治和重要大事紀而已,但它說到頭七個國王來自星辰,他們能「在空中走」。很明顯地,古西藏人相信來自太空的訪客。

    發現於一九六一年,蘇俄烏茲別克山脈的岩石繪畫,描述一個很有權威的人,站在被光線包圍的航具堶情A在他四周的人,似乎穿著奇異東西。由於缺乏其他的說明,它似乎可以猜想這個三○○○年老的繪畫,是描述一具降落的太空火箭,以及穿戴齊全的宇宙人。

    八十年前,布雷蕭在澳洲金伯利西邊,李根河的源頭,發現了奇異洞窟繪畫,圖中的男女完全不像土著---事實上,他們都是歐洲人的模樣。

    女人有細緻的手、腳和奇異髮飾,一個有鬍子的男人戴著王冠。但是有另一個細長身材的圖畫卻是一個謎,他沒有眼睛、鼻子和嘴巴,他的圓頭像個鋼盔,就像個脖子上繞著帶子的太空盔,鬚狀裝飾品繞在臂上,一個奇異的橢圓形有兩根東西伸出來。在這群人之後,是一條蛇,那是土著們遙遠過去的記號,在這記號旁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可以看到一個馬靴狀物體發著光線。這些都增加了澳洲洞窟繪畫的神秘。

    這個圓頭生物,沒有眼睛、鼻子、嘴巴,相當引人興趣,有人認為如果頭盔上伸出來的玩意是天線,而臂上鬚狀物是電線,這麼這個馬靴狀物體不就是個太空船嗎?這個繪畫能使人聯想到澳洲的神秘奎里奎達,她來自何方,沒人曉得,然而奎里奎達的皮膚上覆滿了石英晶體,她會四面八方放出光線,牠是過去太空之旅的女太空人嗎?但是最神秘的就是歐洲人在澳洲大陸的出現,為什麼單純的澳洲土著會將歐洲人看成是太空人呢?

    古人真的和宇宙中別的世果有過接觸嗎?這個問題並不像它看起來那樣的荒唐。巴比倫、埃及、印度和墨西哥的僧侶都有過無法解釋的經驗,而世界各地充滿了星辰天使(生靈)、魔樣的圓圈、星辰的記號、某些無法解釋的公式,這些都是無言的證明。

    古代占星家認為十二個黃道宮是天使們的寶座,以現代話來講,是不同階級的超級智慧。他們也有太陽系是單一星球的觀念。而且,古先哲也有宇宙進化的觀念,埃及人、巴比倫人、印度人、希臘人、中國人都有相同的結論---認為我們行星的進化,是在某個尺度的中間部份。

    古典哲學家咸認為每一星辰都有智慧生物。阿契里斯、泰提斯、戴奧多拉斯、克萊西帕斯、亞里斯多德、柏拉圖、赫賴克拉脫、西塞羅、狄奧佛拉斯塔、辛普利西、麥克羅比斯、普洛克拉斯和普洛汀那斯,甚至早期的教會神父如奧立根、聖奧古斯丁、聖安布羅斯等人,都有此種觀念,因此,在古代思想家群中,就有現代科學家的觀念---宇宙是有生命的。

    從文明露出曙光之時,人類都將行星聯想成神祇和天使,在古希臘、羅馬、巴比倫、埃及和印度,都是一樣。諸神的至尊是宙斯邱比特,其父為時間之神---克羅諾---他手中掌握世界的命運。在古埃及,克羅諾是被崇拜為曼斐斯的普塔哈。在中國,克羅諾(土星)是帝王之星。

    由於木星和金星的明亮程度,它們在古代就被選為制定律法的依據。但奇怪的是,土星的體積為太陽系行星中第二大的,僅次於木星,為何古人知道這個事實呢?

    難道古代天文知識來自另一個星際文明?此種理論,雖然很牽強,至少在神話學的神秘上,傾出一點希望之光來。

    天神下降的故事,俯拾皆是,新約也提過:「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如果天使真是上帝的靈使,他們就不會被設宴款待,然而路德卻接待過兩位天使,並待之如上賓,這兩位天使又吃又喝,且其有實質的身體,因此,他們可能就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訪客。         

    在墨西哥的帕連科,有座繪著奇異記號的墳墓,它描繪著一個圓錐形物體,噴著火焰,一個人俯身向前,手中抓看平衡器。考古學家對這謎樣石彫沒有令人滿意的答覆。在一具馬雅石棺中,繪滿了太陽、月亮、和北極星的位置圖,呈現一幅宇宙圖像。這個墳墓及石棺的日期為西元六○三年和六三三年,在歷史的尺度來看,它們相當接近現代,然而埋在媕Y的僧侶是古代馬雅科學的守護人,他必定希望永遠保存原始歷史上太空火箭的記憶。

    墨西哥人心目中的文化肩負人奎則柯特,被認為是從空而降的。他是來自太空的訪客嗎?阿芝特克人在現在的墨西哥城,留下一個廣場,在那兒時常舉行儀式,帶著翅膀的人,由繩子繫在一個會轉動的十字架上,當他拉繩子,這十字架就會轉動,使這位馬人飛上空中。有時他們頭朝下,宛如降臨地球的太陽之子,這個地方被西班牙人稱為「伏拉多」,即「飛行」的意思,這個習俗沿襲迄今。

    廿世紀也有奇怪事情發生。美拉尼西亞的「卡哥柯特」是一種土著的奇怪信仰。「卡哥」是「大鳥」帶給這些石器時代居民的人造物品,如刀子、罐裝食物、肥皂、或牙簽。事情發生在一九四三年,當美國飛機被迫降落在叢林中,土著們將這事看成神的顯現。直到戰後,他們仍在建築「飛機跑道」,期盼大鳥帶「卡哥」來,他們甚至建了很像樣的倉庫,準備貯放貨物。他們也見過飛行員的無線電發報機,因此用竹子也做同樣的模型,想和「神祇」保持聯繫哩!

    由於基督教的影響,他們就把一些想法透過竹子的「無線電發報機」向耶穌述說。然而,在這些幼稚的信仰之後,他們有一些真實的基本觀點:「大鳥」 (飛機)、「大船」 (汽艇)、以及「卡哥」 (白人的日常用品)。

  同樣,在古代,當全然不同的技術人員乘坐太空船在地球上空出現,也會被古人當做「神祇降臨地球」的現象。難道這不是很合理的說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