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史前航空器

塞爾可夫斯基說過,人先有了夢想,然而加以研究,最後才能付諸實現。今日,我們乘坐噴射機旅行,就是人類將夢想變成事實的例子。

世界上第一位飛行設計家為泰達路斯,他為兒子伊卡爾斯和自己做了翅膀,但是在飛行時,他的兒子飛得大高,而掉入海中,現在此地稱為伊卡爾斯海。4500年後的萊特兄弟是比較幸運的,因為在他們之前,基本航空技術都已發展出來。

有人會認為泰達路斯的故事屬於神話。然而他的同事──諾索斯的工程師們──卻會用雙曲線建造水道,以適應水的自然流動。只有在長久的科學時代中,人類才有辦法製造此種流線,而此種流線也是航行中重要的一環。由此可想而知,泰達路斯一定精通此道了。

培根在他的作品中,留下一句神秘的話語:「飛行機器相當古老,在今日也可做到。」像這種十三世紀的句子,實在相當令人費解,而且,培根確信在過去,曾有過在空中飛行的機器。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在他的時代中仍存在著飛行機器哩!這兩種可能性似乎十分牽強,然而歷史卻充滿了在遙遠過去有過飛船的傳說。

赫米斯神穿著帶翼的拖鞋、有翼的帽子,使他能以極大速度飛過高山大海,「然而,伊卡爾斯與赫米斯神的故事只是神話而已,」有人也許會這樣說,這是實在的,然而神話也常是歷史的標本,也是數千年前實際事情的唯一記錄。

也許,最令人震驚的是中國的年代志,約在舜帝時期(西元前2258--2208),不只建造了一個飛行裝置,而且也做了一具降落傘,這約和泰拉斯建造他的滑翔機同個時期。

成湯皇帝(西元一七六六年)曾命紀光西設計一架飛行戰車,這位原始航空器建造者完成使命,並進行試飛,飛到了河南省,可是這個傑作卻被成湯毀棄掉了,因為他害怕這機器的秘密落入歹徒之手。這個例子可以看出,皇帝和其哲人定擁有這飛船的藍圖,否則他們如何得來飛行知識呢?

中國詩人屈原(西元前三世紀)寫過他的飛行經驗,他乘坐一具翠玉戰車,以很高的高度越過戈壁沙漠,飛向西方白雪皓皓的崑崙山,他詳細的描述了這飛行器如何不受風力和戈壁的飛沙走石所影響,他如何的從事了一次飛行經驗。

在四世紀初期,高宏寫過中國直昇機的事:「有人用棗樹的內心部份,做了一些飛車,用牛皮繩繫住旋轉的葉片,使機器開動。」

西元一四七年,山東省有一座墳墓中,有龍車飛越雲層的石彫。中國民間傳說裡,充滿了關於飛車的故事。

飛行物的的確確在歷史的曙光中存在過,我們可以在梵文語詞「Vimana Vidya」中看出,這兩字意指「建造與駕駛飛船的科學」。

世界上最古老經籍之一,印度的「馬哈哈拉泰」曾談到「有看鐵舷與翼翅的飛行戰車」,這是一架飛機嗎?

《拉瑪吠陀經》描述「維瑪那」是一架雙層圓形飛行器,有舷窗與圓頂,它以「風的速度」飛行,發出「轟隆的聲音」,我們實在無法說這不是現代的噴射機。古籍上也提到「維瑪那」如何地在雲端間飛翔,從此高度看來,「大海像個小水塘」,而且在堶悸漱H可以看到海岸和河流。

「維瑪那」存放在「維瑪那喀里哈」,也就是飛機庫堙A它們是用一種黃白色液體推進,供戰爭、運輸、和競技用。有人對這古籍的記載如此詳盡,感到很驚訝,並懷疑到這是作者的想像力,或是實際有過的科學黃金時代。

在古印度,六位年輕人造了一架可駕駛的飛船,它能起飛、飛行、和降落。《般答坦特拉經》包含有這次飛行經驗的整個故事。史前飛船是用複雜的控制系統來操作,提供安全、快速和舒適的經驗。這是古印度的科學小說,或是失去的技術的記載?

古梵文書典有兩大類──實際記錄的歸屬「瑪奴沙」,神秘與宗教文學歸屬「達瓦」。屬於實際記錄的一本書「沙瑪拉•蘇特拉哈拉」,描寫了各種高度的空中旅行,這本書包含230頁描寫飛行機器建造的章節,它不僅提到起飛、數千公里的飛行、正當著陸與迫降,而且還提到飛機與飛鳥的可能相撞哩!如果這是古代的科學小說,那麼它就是有史以來最佳作品了。

空戰在歷史上的未知章節,也的確有過,同樣也提到化學戰和生物戰,「參哈拉」是一種飛彈,「姆哈」是一種會產生完全麻痺的武器。

金字塔經籍提到金字塔的目的是「通向天空」,人「可以爬上天去」,這是5000年前愛茜施神的想像。人類對於飛行的靈感,似乎與飛鳥的飛行一樣古老。

數世紀來,人類不只夢想著飛船,也嘗試去建造它們,從泰達拉斯到賴納德,年代相當久遠,但是他們的概念是一樣的──證明人類可以飛上天空。在今日這種噴射機充斥的時代,我們只能承認過去的人類實在相當可愛。

在我們這個超級世紀黎明時期,紐康教授寫過不可能有任何東西會使「人在空中飛行很長的距離」,並寫了許多公式證明他的觀點,萊特兄弟卻忽略了這項理論,在紐康的宣言不久,就造了第一架飛機。

在著名的太空專家歐柏教授年輕的時候,有一次坐在一家餐館檯子上,侍者神色慌張地指著另一個檯子的人對歐柏說:「看他!這個瘋子說他要飛上天。」這位瘋子名字是齊伯林,德國飛船製造者。

全球各地的神話傳說,都有關於飛行機器的奇異故事。一九五八年,史密斯參尼學院出版了一本美國、蘇俄、和印度考古學家研究的結果,指出在一萬年前,愛斯基摩人生長在中亞,他們如何來到格陵蘭呢?也許是徒步或用雪撬,但是愛斯基摩的神話說他們是被「大鐵鳥」帶到北極圈的。在威斯康辛的麥迪森附近,人們可以從很遠的距離看到地面上有著巨型石彫的鳥,從翼尖到另一端有六十二公尺,它們看起來很像飛機。

秘魯空軍航測的照片顯示,在納斯卡的台地上,有網狀線條和幾何圖形,這些線條是人工鑿成的,將黑色石頭從砂礫中移走,呈現出較明亮的內層──這項工作一定花了好多年才完成。

在那兒除了有三角形和梯形線條外,還有動物和飛鳥的線條,這些線條相互間並無關連,而且和印加路也沒關係。在這個顯著的地圖上,駕駛員可以清楚地看到乾沽的河道。納斯卡線條的年代,估計至少有1500年,印地安人說這些地上的巨大線條,是印加人來到以前,另外一個種族所做的,但是令人疑惑的是──這些圖形和線條,只能在300公尺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得完整,是誰做這些記號的呢──天使?飛鳥?或者乘坐飛行機器的人?有一點要注意的是,這些滿佈標誌和信號的區域,相當廣大,有數百平方公尺的面積哩!

在薩爾瓦多,發現一個古瓶,上面繪滿了飛行的人,難道這些航空器和納斯卡線條有任何關係嗎?

討論這些遠古飛行觀念,並不是不得其所。科學的進展有時被空中飛毯和戰車的故事,觸動了靈感,這也是導致達文西開始研究理論空氣動力學的原因。

木世紀是科學與技術史的正午,但是必定有其他的日子,古代人民是第一個看到科學曙光的人,但是由於黑暗時代使之衰落,在短短世紀內,科學消散殆盡。

這些關於飛行的歷史記載與神話傳說,在古代星際旅行與太空船的知識開始建立之前,消褪得令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