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遠古的電氣系統

    一九三八年至一九三九年,德國考古學家柯尼在巴格達附近發現許多陶製粗口瓶,瓶頸覆一屬瀝青,有根鐵棒插在鋼製圓筒堙C他認為這是電池。是古代巴比倫的電池嗎?這種概念實在太玄了,它需要確證一下。

    在二次大戰後,通用電器公司的葛雷先生做了一個二千年前電池的複品,用硫酸銅代替未知的古代電解液,這個古巴比倫人的姐妹電池體積很大,試驗結果,它竟可通電!這證明了巴比倫人真的使用過電。在這個區域,更多的電鍍物品被挖掘出來,可以猜測,這個電池是用來電鍍的。同樣的粗口瓶也被發現,可以知道僧侶和工匠將此知識當作商業秘密。這些電鍍品的日期確定為西元前2000年──那就是說,它們比柯尼發現的陶器玩意還要早上2000年。在此要說明的,電鍍知識是在十九世紀初期才被介紹出來,再一次,我們知道,這種4000年前的技術,在現代又重被發現。

    古巴比倫電池的出現,指示了在古代必有某些電氣裝置被使用著,蕭列特博士也在古埃及發現電氣裝置的證據,也許它可以解釋為做祭祀式時,受西絲女神眼中發出的神秘閃光。

    古典作家也對古代不滅燈的真實性研究過,很不幸地,找不出這些燈是用電來點燃,或是用別的能源來點燃。

    羅馬第二個國王龐培留斯有個萬年燈,在他聖殿的圓頂上閃亮著。波盧塔克也寫過一盞燈,在亞蒙的聖殿娷I燃看,其僧侶說這盞燈數世紀來都一直亮著。

    魯西昂(西元120--180),這位希臘有名的諷刺家,曾描述過他的神奇旅行。在敘利亞時,他看到女神希拉的額頭上,有一顆閃亮的珠,在夜晚,它的光照亮整個聖殿,在同一區域,在巴貝克的大陽神聖殿中,又有另一種型式的燈──發著閃光的石頭。

    按照保塞尼亞斯(西元二世紀)的敘述,在蜜娜瓦聖殿埵酗@盞漂亮的金燈,能整年亮看。聖奧古斯丁(西元354--430)在他的一份作品堙A留下一個神燈的描述,這盞燈在埃及的愛茜施神殿堙C聖奧古斯丁說連風或水都無法使它熄滅。在西元六世紀拜占庭的賈斯丁尼安統治時期,於安提阿發現一盞不滅燈,一份古籍敘述它必定亮上五百年之久了。

    在中世紀初期,一盞三世紀的萬年燈,在英國發現到,它已點燃了數世紀。

    當帕拉斯的墓穴於1401年,在羅馬被打開後,發現整個墓穴被一盞明亮的萬年燈照亮著,已有2000年之久。

    一四八五年四月,羅馬附近發現一位年輕女子的石棺,當她的屍體被移出時,這女子看起來好像還活看,紅色的嘴唇、黑色的頭髮、和姣好的容貌,都不像死去的人,這是羅馬一件實事,有二萬人看過她,當她的壯麗墳墓被打開時,一盞明亮的燈嚇住了人們,它已燃燒了1500年了!

    克契爾在他的著作中,提到在印度曼斐斯發現的一盞亮燈。這可證明,從巴比倫的電池開始,在遙遠的過去,東方人也知曉電氣。在他逗留於印度時,有人告訴他關於一卷古籍的事,現放在尤煞因的印度王子圖書館堙A列為《參希他經》,包含一段製造電池的文字:「將清洗乾淨的銅片放進陶瓶堙A首先覆上硫化銅,然後是鋸屑,最後將水銀和鋅的混合物放在鋸屑上,避免極化,此裝置會產生能量,稱為『米特拉──瓦奴那』,水就會被這種電流分成『普拉那瓦尤』和『由他那瓦尤』,把一百個陶瓶連接起來,會產生很動人而具影響的力量。」

「米特拉──瓦奴那」現在稱為陰極──陽極,而「普拉那瓦尤」和「由他那瓦尤」就是我們知曉的氧和氫。這本古籍也提到很久很久以前,在東方就使用過電。

    在特利凡德蘭神殿中,倫敦新教傳教團的馬提爾先生看到「一盞大金燈,已亮了一百二十年之久。」

  不滅燈在印度聖殿中的發現,以及有關那卡斯──住在喜馬拉雅山地底下的蛇神和女蛇神──的古老魔燈傳說,產生了在遺忘的時代中,有使用電燈的可能性,在《參希他經》中,有製造電池的方法,此種假設,就不會太離譜了。

    歷史證明印度、蘇美、巴比倫、和埃及的僧侶,和大西洋彼岸的墨西哥和秘魯的僧侶一樣,都是科學的保存者,似乎在遙遠的年代,有許多受過訓練的人,在世界各地從事著拯救知識的工作,我們一直無法瞭解,克里特、安哥和猶加敦古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使得他們傑出的文明一下子毀棄殆盡。

    如果他們的僧侶都有遠見,他們必看到此種命運,就會將他們的成果放到秘密的地方,如同蘇俄詩人布魯索夫在詩中的敘述:「詩人和哲人們,是秘密信仰的守護人,將他們明亮的火炬隱藏在沙漠、墓穴和洞窟中。」

    他們古典的科學仍舊存在於今日。一九六六年,作者來到喜馬拉雅山的古盧谷。在古盧城中,有一盞明亮的古燈掛在山上,那是奉獻給希凡神的,它的特徵是在神殿附近豎立著一根18公尺長的鐵柱,在閃電交加之時,鐵柱尖端會被「天神吩咐」而發光,並傳下來,打到希凡神像的底部,希凡神像的碎片就被僧侶收齊,做下一次「禱告」用。這個習俗在無法記憶的時代就存在著,這可解釋為印度在很古的過去實實在在已知使用避雷針。

    西藏也有一盞神奇的燈,已點了很久的一段時間,休可神父(1813--1860)於十九世紀曾到亞洲旅行過,留下一份他親自見過的不滅燈的描述。

    在澳洲,作者知道在新幾內亞西半部中,靠近維黑明山的叢林堙A有個部落,那是和文明隔絕的部落,它有「人工照明的系統,在二十世紀中並不特出」這是一九六三年,唐尼先生的敘述。

    特拉德在登山時,說他們在失去文明的小人族中「看到許多明亮的月亮在空中,澈夜都放著很大的光芒」,這些人工月亮是鑲在柱上的大石球,在日落後,他們(這些土人)就用一種奇異的像霓虹光的東西點燃這些燈。

    埃得利斯是一位有名的澳洲作家,他和拖利斯島民住在一起,在他的「正午大鼓」書中,他敘述了關於「布雅」的故事,「布雅」是一塊圓石,放在一個大的竹孔堙A在島上只有三個這樣的石頭,當酋長將這圓石指向天空,就會發出綠藍色閃光,這種「冷光」很明亮,使人無法張開眼睛。這個拖利斯族的「布雅」,真可使人連想到維黑明的「月亮」。

    相同的發光石頭的故事,從太平洋的彼岸也出現過,南美洲巴拉奎河源頭附近,聖提那拉曾有過探險,在他的編號1601的日誌中,他繪下了當地的地形,並說:「在一根七又四分之三公尺長的竹竿上,有個大月亮,照亮整個湖面。」

    五十年前,費西特上校碰到一位馬突格羅索土著,告訴他有關神秘冷光曾在一座叢林中的廢城,被他們看到過,英國作家史班賽說:「這些人有個明亮光源,對我們來講相當奇怪──事實上,它們是文明的遺物,它保存了古老的知識。」費西特開始尋找這個遺失文明的廢墟,他曾聲明過已看到叢林中的廢城了,我們可以相信費上校的話語,因為他花掉一生在做此種探險。

    電氣是一種新發現,因此這些關於萬年燈的報告曾炸開了人的思想,古人也許擁有另一種能源來點燈,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