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古代地理知識

    雅典斐羅翠拉特的《阿波羅尼的一生》書中,有一段很奇妙的情節,指出了古代地理上深信不疑的知識:「如果大地可和水相比,我們就能證明大地所佔面積較小。」如果古希臘人、克里特人、或腓尼基人不會航行過大西洋或太平洋,斐羅翠拉特如何知道,海洋覆蓋著地球表面的大部份?

    柏拉圖必定熟悉我們地球的大體積,以及另外的大陸,因為他在「phaedo」書中說到地中海的居民,只「佔有地球的一小部份」而已。

    「在我們居住的世界之外,尚有一種以上的世界居民,行為和我們不同。」斯特雷波如此地說(西元前一世紀),他甚至提到在雅典往西的方向---橫過大西洋---必有別的種族住在溫帶地區。很明顯地,這是指北美洲。

    然而,在哥倫布的時代,每個人都相信地球是平的,太陽、月亮和星星,在它們走得夠遠的時候,就會落在這個平面的邊緣,很多人懷疑到橫渡大西洋航行是很困難的事。從這些歷史事實來看,可見古代人民在地理上的知識,遠超過十五世紀的歐洲人。

   希羅多德告訴我們,西元前五○○年小亞細亞古希臘統治者阿里斯塔格拉,擁有一個繪滿土地和海洋的青銅板,這也許就是除了巴比倫的泥板外,世界上最古老的地圖之一了。

    只有在他們已明瞭如此遙遠的地方的情形外,古代人民才會描繪得出如此精確的地圖。古代地理和天文學家(西元前三三○年)馬賽的畢息斯,會航行到大西洋的北極圈,並對午夜的太陽做了科學的解說。 

    難道古代學者知道美洲?辛尼卡(西元一世紀)在他的有名詩集裡,會確認此種假設:

時間快到了

當大海的繫帶

繃緊的時候

大地就呈現出來

泰菲斯就要發現新大陸

在「突爾」的另一邊。

    新大陸「在突爾的另一邊」,突爾就是冰島,另一邊除了格陵蘭外就是北美洲,而泰菲斯是傳說中的「亞哥斯」舶的舵手。辛尼卡的詩句,已揭示了數世紀後「新大陸」的名稱了。

    在西元前五世紀,柏拉圖曾寫過有關大西洋和美洲的話語:「在那日子,可以從一島的地方向西直行,橫過大西洋,橫過你所稱的赫邱利之柱(譯按;即直布羅陀海峽),由此可以到達另一個島嶼,由這個島嶼,你可以到達被大洋圍繞的一塊大陸。」

    這話語可以看出,在直布羅陀海峽之外,在加那利群島和亞速群島之外,橫過大西洋,可以指向美洲大陸。這實在是二十五世紀之前的驚人陳述,古人也許已知道美洲的存在了。

    印度殘存經籍「普拉那」提到普西卡(一個大陸)有兩塊瓦沙斯(土地),躺在梅努(北極)的腳上,這個大陸面對看克西拉(一片牛奶洋),這兩塊土地形狀像弓。神話上的虛構嗎!不是。婆羅「經籍提到美洲大陸(普西卡),它的兩塊土地分開的,北美和南美(兩塊瓦沙斯),美洲確是面對看北極海(牛奶洋)、北美和南美的彎曲狀,就如「普拉那」所說,像弓。

    在這個印度殘存經籍的書響之後,產生了一項問題──婆羅門從那堥茠漲傢鰬洲及其形狀的知識呢?地理探險全靠運輸和工具,但是在哥倫布之前1500年,印度沒有遠航的船隻。再一次,在科學史上,我們再度遭遇難解的神秘。

    一部古老的西藏經籍,包含有一張奇異的表格,那是一塊精工細鑲的方形和長形符號,有著未知的國名。當這張圖附上四個座標點時──東在上、西在下、南在右、北在左──蘇俄哲學家可奈索夫說這是一張地圖,他在上面找到一個關鍵,並確定了西元前四到七世紀的波斯城、亞歷山大城、和耶路撒冷;也確定了巴格達、巴比倫、北波斯諸國,以及堮。

    這個發現證明了西藏人的地理知識,以及他們在數世紀前和波斯、埃及通商的事實。直到現在,東方學者仍是深信不疑。

    耶魯大學編號1440的地圖,證實了北歐海盜在四百年前就來過格陵蘭和加拿大,這早在一四九二年西班牙人在聖薩爾瓦多登陸之前。夠奇怪的,為了他們的航海,北歐海盜使用日長石或特殊的晶體來做方位指標,這種特殊晶體如果對準太陽會改變顏色的。

    蘇俄亞則拜揚科學院,於一九六四年做了一次發現,證實十三世紀學者杜西早在哥倫布之前二五0年,就知道美洲的存在。天文學家也提到在他一本書中的「不朽地」,是指南美洲東岸。杜西在那兒得到這個遙遠大陸的資料呢?在十三世紀時,地中海上的船隻太小,無法從直布羅陀到巴西,橫渡大西洋哩。

    十六世紀土耳其製圖大師雷斯將軍,編了一本地圖集,稱為「大洋之書」,堶惘酗G一0張很細緻的地圖。

    土耳其國立博物館存有兩張雷斯的古地圖,年代為一五一三和一五二八。年代一五一三的一張上面有英國、西班牙、西非洲、大西洋、北美一部份,以及完整的南美東半部的輪廓,在地圖的底端,有著南極大陸的海岸線,在非洲下方向西延伸。

    第二張地圖,年代一五二八,顯示著格陵蘭、拉布拉多半島、紐芬蘭、加拿大一都份,以及北美到佛羅里達的東岸。這些地圖地理上的投影,在最近幾年以前,根本尚未認定出來。有名的瑞典探險家和先哲諾丹斯可花了七年的時間,試圖解開這個投影,他的工作由美國繪圖師馬雷利完成,他是美國海軍水道測量局的一員。

    最傑出的發現,就是這兩張地圖包含很大的區域,歐洲、非洲和美洲的距離相當精確,在十八世紀以前,航海家無法測得如此精確的長度,換言之,這個十六世紀的地圖遠勝過日後的航海圖。      

   雷斯自稱,當他三十一歲時,他和叔叔凱墨爾船長於一五0一年和西班牙人作戰,在一次海戰中,他們抓到一位西班牙水手,在他身上有一些罕見的地圖,這位西班牙佬告訴他們,他是哥倫布探險隊員,他們就是用這些地圖才發現美洲的。果真如此,哥倫布傳記執筆人卡沙所說的話,就很清楚了:「他很確定自己會發現想發現的,好像他擁有一把鎖著的箱子的鑰匙。」

    雷斯透露這個地圖的故事,這是引述自這位西班牙海員的:「有些亞歷山大大帝時代的書被運到歐洲,在讀過之後,哥倫布就用西班牙政府提供的船隻,出發而發現了安替列斯群島。」

    說起來真夠奇妙,這些地圖可以回溯到希臘或亞歷山大時期,經過研究之後,土耳其的亞菲提那教授說:「今日,我們可以證實,雷斯偶然擁有這些地圖,是一項重大的發現。」

    這兩張地圖,年代為1513和1528,產生了許多疑問。雷斯時代的航海家如何得到如此精確的測繪技術古希臘人到過南美洲嗎?為何1513的地圖,不僅顯示南美洲的海岸,還標有那個大陸未探險過的河流──奧利諾科河、亞馬遜河、巴拉那河、烏拉奎河、及其他河流呢?雷斯如何曉得不凍的南極大陸

    現在讓我們回顧一下新大陸探險隊的航海旅程。哥倫布在一四九二年到一四九八年間,三次航行的目的地是巴哈馬、波多黎各、和海地。一五0一年,維斯卜西從巴西海岸往南航行到拉巴拉他河口,今日的蒙特維多(烏拉圭首都──譯按)。一五一九年麥哲倫涉他的後塵,並進入太平洋環繞世界。不論是維斯卡西或麥哲倫,都未探險過南美洲的河流,他們也末攜出內陸的任何測量結果。

    然而,1513地圖卻顯示了巴西的內陸,這個地圖是在麥哲倫歷史性航行之前六年,顯示了蒙特維多到巴塔哥尼亞(在阿根廷和智利約南部──譯按)的海岸。是那位探險家繪出了雷斯地圖上的海岸線呢?

    柯提斯於一五二0年登陸墨西哥,這是雷斯地圖完成之後七年。匹則羅於一五三一年佔據秘魯,那是在這個地圖發現之後八年。

    南極大陸是在十九世紀發現的,很奇怪的,古代的雷斯地圖顯示南極大陸是在非洲正下方,完全不管極地的冰,甚至還指示出山脈的高度,其中有些山脈高度現代尚在測量哩!

    雷斯地圖之謎仍舊是科學上的挑戰。到底是誰從事地理上的測量,並繪下如此精確的古地圖呢?

    要是如同哈固特博士在他的「地冗漂移」書中所說:「南極大陸的地圖,是在這土地尚未結冰之前,精確繪下的」,如果這話是真的,那麼雷斯的地圖必定是數千年前的地圖複本了,美國地圖測繪專家馬雷利,對此更加上了神秘話語。他說:「我們不知道,沒有飛機之助,他們如何繪製得如此精確。」

    無疑的,土耳其雷斯將軍必擁有一些很古老的來源,而他也承認:「在繪製這些地圖時,我使用了大約二十張古老的海圖以及八張阿拉伯和亞歷山大大帝時的老地圖,在這上面,整個人類居住的世界都已知曉。」然而另一張地圖,編號1531的,也可放置在這土耳其測繪大師的同一目錄之中,南極大陸的輪廓,也呈現在這名地圖上。其上還有河流,顯示南極在古代遠比現在溫暖,山脈也同樣在這地圖上,現在是被厚厚的冰層覆蓋著。這些文件又是另一項神祕,因為南極大陸的探險,在十九世紀之前,根本未曾展開。

    1531號地圖屬於費諾的,在研究過這張地圖之後,美國空軍航測組組長巴羅上尉,於一九六一年做了下列陳述:「我們的意見是,費諾的地圖相當精確,無疑地,它也是從精確的南極大陸地圖原本中,摹擬出來的。」

    編號1280的齊諾地圖,顯示格陵蘭沒有冰層,也是一件神秘事,其上也繪著山脈與河流,可見齊諾地圖的來源是相當古老,而且格陵蘭的地圖一定是在一個溫暖氣候時繪製的。

    從這些地圖可以得到結論,那就是古代必存在一個未知的文明,他們有遠洋船隻,科學家具有優秀的天文、航海、和數學知識,要從事這些古代極地探險的船隻,一定相當大而且堅固,遠勝過古埃及、腓尼基、希臘、和羅馬人所擁有的。

    哈固特教授的觀點相當合理:「這些地圖的證據顯示,在遙遠的過去,在任何已知文化崛起之前,就有了全球性的通商,或者,有一種世界文化。」他相信當舊石器時代的人生存於歐洲時,在別處定有更高等的文化存在著,如同今日我們這個科技時代中,在新幾內亞和中澳洲,尚有石器時代的土著生存著一樣,在遙遠的遏去,相同的  情形也會發生。

    有一本書是比較雷斯、費諾和齊諾的地圖,稱為《伏尼克手稿》,是一位紐約古籍收集家伏尼克,在一九一二年發現的。這些地圖都是鎖在羅馬附近一座古城堡內。在一六六五年,一位學者克契爾從一位朋友那兒得到它,那位朋友說:「這些玩意不屬任何人,除了它們的主人以外。」

    這個比較地圖的手稿也是一個謎,雖然賓州大學紐福教授企圖去解開這個謎,他的一些結論卻不被接受。RCA的301型電子計算機也曾被用來譯解這本手抄的圖表,但仍無法揭開奧秘。

    伏尼克手稿有250頁之多。包括你讀這本書時的版式,大部份書頁,有些彩色圖片,有三十三頁正文,按照紐福教授的看法,這紙張、墨水、以及繪圖的方式,屬於十三世紀的東西。

    這本書相當奇妙,包含了植物、天文、生物、和藥劑方面的主題,也有一些只有用顯微鏡才能觀察到的葉子和樹根橫斷面。然而直到十七世紀之前,顯微鏡根木尚未發現哩。有張圖繪著有八隻腳的生物、一塊厚雲中間有個星星,在上面還有一些文字。紐福認為這物體是個三角形代號,「肚臍是飛馬座、腰帶是仙女座,而頭部是仙后座。」這個圖表就是仙女大星雲,沒有強力望遠鏡是看不到的。

    經過賓州大學杜立德教授二十次的研究之後,認為「無疑地,這是一個星雲,繪下它的人必須擁有一個望遠鏡。」但是,如果這個人沒有望遠鏡,他如何在這儀器發明之前能看到仙女座星雲呢?而他沒有顯微鏡,如何研究植物的橫斷面呢?

    換言之,如果寫這本《伏尼克手稿》的人,實際上擁有顯微鏡和望遠鏡,那麼科學史就要修正了,要將這些發明回溯到三個半世紀之前,也許培根是這些儀器的發明人,那麼培根如何得到有關微小宇宙和巨大宇宙的知識呢?如果這是來自古代煉金術士的著作,那麼他的發現來源必屬一種秘密科學,來自無法記憶的年代。在此種神秘文件──伏尼辛手稿──的實例中,還有一點要提的,就是於一九六二年,這手稿在紐約拍賣金額達美金十六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