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黃道帶與天籟

    古代馬雅人和今日我們稱呼星宿的名稱一樣,實在是奇怪的事!獵戶座,這是巴比倫、埃及、和希臘的星座名,和中國的很相似---秋獵戶。我們所稱的寶瓶座,是模倣墨西哥特拉羅克神---司雨之神---的稱呼。

    但是,員正令人疑惑的是---人類見到天上的繁星,便把它賦上星座之各,那只是一種想像而已。東西方所見的星座,怎麼曾具有同樣的名稱呢?這可看出,古老的文明是承襲一個星座名、稱表而沿用的,在這表上已賦予繁星之名。

    中國黃道帶上的白羊宮,和巴比倫黃道帶的白羊座很酷似,中國的金牛宮和西方的金牛座可相輝映,中國天文學家的人馬座是巴比倫和埃及的人馬座。雖然名稱時常相同,有時卻不是指同一個星座。

    中美洲和中國星座名稱的相似,非常令人吃驚,阿芝特克人的曆法上有鱷魚日、蛇日、兔日、狗日和猴日,而中國曆法也有龍年、蛇年、兔年、狗年、和猴年哩!這些神奇的巧合,必須加以研討一番。

    我們不同意傑出科學家桑提拉那,在《科學思想源始》書中,對星座名稱的說法:「毫無疑問,他們是沿襲從墨西哥到非洲和玻里尼西亞的名稱---並在我們手堛u用迄今。」

    當畢達格拉斯觀測星座時,一件好事發生了---有時會聽到天空傳來聲音。按照畢達格拉斯的說法,所有星星都是活的,它們藏匿著智慧生物。他想像宇宙有其豎琴,有許多弦,會發生天籟弦音。就在同時,中國道士也有同樣的觀念:「天空存在著萬物,萬物在空中發聲。」

    今日,我們知道星辰和行星是無線電放射源,這就是畢達格拉斯和道士們所說的嗎?我們的無線電望遠鏡會接收到天籟弦音嗎?

    音樂曲調是畢達格拉斯介紹的,他測量了弦上的各音長度,發現了數學上的關係。

    他的學校課程教導學生行星是以規律方式在運行,它們和「中央火球」的距離,不同於音樂全音階的間隔。

    畢達格拉斯和其門徒的看法,和事實相差不遠,因為行星的軌道是以一種特定的數學方式排列的,按照鮑狄定律,將4加上0361224等數字,其結果再除以10,我們就能得到行星與太陽間的近似距離,將地球和太陽的距離當做1的單位:

  行星                鮑狄定律     實際距離

  水星    0+4=4/10=      0.4          0.37

  金星    3+4=7/10=      0.7          0.72

  地球    6+4=10/10=     1.0          1.00

  火星   12+4=16/10=     1.6          1.52

  其他

    這又是古人早已明瞭後人在天文學上認為是新發現的一個例子。隨著年代之增加,天文學和占星術扯起關係來了。占星術可以說是估量地球外天體與人類影響的一種藝術,陳腐的煉金術科學和占星術,免不了迷信和牽強附會。占星術會被看成是原始天文學,然而,先哲想利用它來預知未來,卻是一種謬誤。

    就在數個世代之前,沒有一位科學家相信太陽黑子的活動,曾在東南亞曾產生一次蝗蟲入侵的大災禍,要認為太陽黑子和地球昆蟲之間有某種關連,那實在是學術派人士無法理解的事,然而,數個世代來的觀察,確信昆蟲為禍與太陽黑子活動,是真有其事。現在,在蝗蟲到達之前,已採取了適當的行動。

    許多科學家開始對太空中的力會影響到地球現象,發生了注意力。柯里斯在《宇宙的奧秘》書中捉到:「奇怪的事仍然發生,太陽黑子最多之時,常伴隨法國和蘇俄革命、二次大戰、以及韓國對峙,如果占星術只是有點靈驗而已,那麼要做的事就在用科學術語來解釋這個事實,並拋開所有不實的部份。」

    蘇俄天文學家羅曼未克說,占星術中的方陣和交運都有科學依據,他說太陽、木星和土星的相關位置,決定著太陽黑子的活動,他自己也繪了一個星象表。

    在蘇俄科學雜誌《天文》(一九六七年十二月號)上,干那斯寫道:「在古代,占星家企圖利用行星的位置,來預測未來,誰知道,這也許不是如此的荒唐可笑,如果行星的相對位置會影響太陽,那麼天文星表就會變成太陽物理學的資料,甚至成為未來氣候預測的資料。」

    蘇俄天文學家列歐諾夫和朱比狄夫寫道:「在太陽焰高張的第二天,車禍次數增加四倍。」他們也敘述在太陽爆炸時,自殺事件比平常增加了四至五倍。

    這些科學資料的引證,證實了太陽和行星與地球上發生事件之間的關係。占星術是建立在一些非常的假設之上,認為星辰影響我們的生活,很顯然地,某些占星家的信仰是有著科學基礎!

    當哈雷批評牛頓,將占星術看成一種科學,牛頓回答:「我曾研究過它,先生,你卻不曾研究過。」如果占星術的預兆能力被忽略了,有件事就會變得相當明顯---古代先哲有著清晰的星辰會放射輻射線的觀念,這個觀念在科學上顯得孤獨無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