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從聖殿到原子

    一般人所稱的「赫米斯翡翠表」,對研究科學史的學生來講,是具有很大的興趣,雖然它常被認為是中世紀的文獻,但以它的形式及中古煉金語詞看來,提高了它是更古老書籍的可能性,而且,經過十八世紀學者貝斯特隆博士的研究,追溯這個「翡翠表」到西元前二五○○年。

  「  上面是什麼,下面就是什麼其上其下都在做同樣工作,都在影響著一個神奇物。」讀著這個「表」的開頭數句,這些字詞很容易被看成是原子世界的投影,電子圍繞著質子,如同行星圍繞太陽,圍繞著星辰與銀河的大宇宙。

    在另一頁中,談到宇宙唯一和物質統一的概念:「萬物之存在獨一無二,萬物其來有自。」

    「將地球從火中分出,將稀薄的從濃密中分出,動作仔細而小心翼翼,這物質從地上升到空中,又降回地球---因此,超級的和低級的均能增加能力。」這一段敘述,必是和原子的分裂過程有關水它也充滿危險性。

    「萬力均有潛刀,由此它能克服所有精細的,貫穿所有粗劣的,由此世界才創造出來。」這是「翡翠表」中的另一段文字,它顯示古代相信物質有波的特性,而波能貫穿所有物質。

    德莫克里特是第一位公式化原子理論的人,如同現代物理學家的想法一樣,在二五○○年前,他說「實際上,除了原子和空間外,一無所有。」腓尼基人莫斯鳩將此原始知識帶給希臘哲學家。事實上,莫斯鳩對原子結構的觀念和真實情況非常相近,因為他強調過原子的不可見性質,他的原子理論也證實了以往所發現的新原子質點。

    希臘哲學家認為,在星球和地球之間並無差異,赫米斯的教誨必定受希臘思想家所接受了。

    呂西帕斯(西元前五世紀)和伊皮克拉斯(西元前341--270)都很支持原子理論一位羅馬學者魯克利提斯(西元前一世紀)曾寫過原子是「在空間中不停地馳繞」,它們經歷「互相碰撞下的無數次改變」。要見到原子是不可能的,因為它大小了,魯克利提斯也有如此主張,這些古典作家和哲學家具有像現代科學這麼高深的思想,實在令人奇怪,我們無法知道是「什麼」使得他們相信這些看不到的原子。

    在魯克利提斯的《論宇宙性質》書中,表達了一種看法,「在無盡中沒有中心」,這就是愛因斯坦相對論的重要論點。赫賴克拉脫(西元前五世紀)必定有著相對論的觀念,因為有一次他說:「向上向下是同一的。」

    以利亞的季諾(西元前五世紀)曾說明運動和時間的相對性:「如果飛箭在飛行中的每一瞬間,看成停在空中,其時間等於其長度,那麼可以說它在動嗎?」他問。他有名的問題,就是企圖證明物體在運動中,時間會縮短,愛因斯坦在他的公式中,最注意的就是這一點。

    尼古拉斯,十五世紀的學者,寫過「宇宙無中心」的句子,這又是相對論的另一先見。道教的創始者老子(西元前六至五世紀),教導別人,宇宙萬物必依自然律而生,他稱為「道」,道控制了世界。萬物是兩個宇宙律的交互結果----陽和陰----這是老子傳給我們的。在科學上來說,這是真的,因為在核子世界中的正電荷與負電荷,決定了自然界的萬物特性。

    古先賢了解到將知識用在破壞性目的上的危險性,一位一千年前的中國煉金術士寫過:「向兵士揭露秘密是至大之罪。」現代核子煉金術士都承認此種罪惡?

    物質的原子結構,在婆羅門教義「吠希希卡」和「那雅」中說過:「原子之間有極廣闊的世界,變化如陽光中的浮點。」

    印度哲人烏拉卡,在二五○○年前,提出一種假說,他認為所有物質是由「帕拉瑪努」組成的。「帕拉瑪努」是物質之種籽,他的綽號便被稱為「卡那達」,意思是吃種籽的人。古印度有部古籍,有著使用原子彈當武器的描述,這部古籍談到一種霹靂---「驚人的死亡使者」---它使整個軍隊化為屍骨,使生存者的頭髮指甲脫落,陶器無緣無故破裂,飛鳥變白,數卜時後,所有食糧均成毒物。當讀到這段印度古籍的描述,廣島的驚人情景湧上心頭。  「炙熱飛物發出無煙火焰的光彩,炸了開來,一層厚濃黑煙頓時沖上天空,雲層捲上高空,血雨下降,整個世界,被發熱武器摧殘後,幾近安息。」這是未知的過去,人類記載在「多羅那經」上的一段話語。讀者可以很輕易想到這是原子彈爆炸產生的蕈狀雲和原子輻射。其他的章節也有「一萬個太陽」的火球爆炸情景。

    物理學家蘇狄,很明顯地不把這些古代記載視為無稽之談,在「鐳的說明」書中,他有這些文字:「我們無法認真讀這些書,而相信早期被遺忘的種族,不只具有我們最近才有的知識,而且擁有我們尚未具有的能力嗎?」當蘇狄博士寫這本書時,希臘女神潘朵拉的原子寶箱尚未打開哩。 

    被放射性照射過的骸骨曾在印度發現過,其強度為正常約五十倍之多,也許,上述經籍中有關史前的原子戰爭是真實的。

    靠近羅布泊湖附近的戈壁沙漠的表面,覆蓋了一層透明玻璃狀的細沙,那是中共原子試爆的結果,但是這沙漠有些地方也有相似的玻璃狀細沙,這些沙早在毛共之前已有數千年之久了!在史前,是什麼熱源使得這些沙熔化呢?

    婆羅門書籍也談到時間區分,例如,在《希壇他---希羅曼尼》書上,將時間分到最小的單位「特拉提」,等於一秒的0.3375。梵文學者根本想不出為什麼在古代,會有需要這麼小的時間單位,而且,沒有人知道,在缺乏精密儀器之下,他們是怎麼量度的。

    按照馬德里一位學者的說法,那是一九六六年我在印度遇到的學者,他說婆羅門的原始時間量度是六十進位,他引述了「布里哈.沙煞卡」和別的梵文原典,指出在古代,一天是分成六十「卡拉」,每卡拉等於二十四分,再分成六十「微卡拉」,每微卡拉等於二十四秒,接下去仍是按六十分之一的方法去分時間,就可以得到「拍拉」、「塔拍拉」、「微塔拍拉」、「因瑪」、最後是「卡西塔」---等於三億分之一秒。印度人並不是很急性子的人,所以有人在懷疑婆羅門把時間分成這樣的目的何在。當作者在印度時,有人告訴我,感謝婆羅門從古遠以來保存此傳統,但是他們自己無法瞭解它。

    這個時間的計算法,是來自一個高度的文明嗎?沒有精密的儀器,「卡西塔」就絕對的無意義了。但我們知道「卡西塔」---等於3*108---很接近某些介子和重核子的生命期,這項事實支持了一件假設,那就是核子物理學並不是新玩意。

    西元前五五○年的《瓦拉哈米拉年代誌》甚至說出了原子的大小,其數學上的圖樣,相當接近氫原子的實際大小,實在很神奇,古代科學已知曉物質的原子結構,也認為最小質點是很小的。直到二十世紀,這些神奇的說法尚未在西方萌芽呢!

   斐羅勞斯(西元前五世紀),已有「反地球」的奇怪觀念,它是我們太陽系中看不見的物體。直到最近,反物質、反世界、及反行星的觀念才進入科學領域。在核子物理學中,「正子」是從未來進入過去旅行的電子。在原子世界堛漱炷伅﹞閬V是一項新發現,但是柏拉圖在「政治家」書中,就會提過一個振盪的宇宙,它的時間指向有時會反過來,從未來進入過去。現在我們知道,原子質點能在時光隧道中旅行,但是似乎對偉大的柏拉圖來講,這觀念並不是陌生的。

    當古代的原子知識,相當殘缺不全時,在天文學上,我們也不可同日而語,經過幾千年來的埋下深根,和不斷實作,星辰科學在古代已達到很高的水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