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遺忘的煉金術

    煉金術在古代來講,是現代的化學,但它也是將基本金屬轉變成貴重金屬的藝術。

    數世紀來,學者都認為化學元素是穩定的,無法轉變的,這就是為什麼煉金術士常被看成是夢想家、吹牛皮的人、或者白痴的緣故了。但是一九一九年,偉大的英國物理學家羅賽佛扭轉了煉金術士的眼光,他用氦原子來打擊氮,使之變成了氧和氫,那真是證明煉金方法的偉大時刻。

    煉金術,是一種控制下的元素轉變法,都是東西方共同研究的主題,它誕生了近代的化學,目前有些殘存的中世紀手稿,詳細描寫了煉金術士的設備、蒸餾器的組成、玻璃瓶、蒸餾器、火爐、以及從事這件「偉大工作」所需的東西,像這樣的一間化學實驗室,價值相當可觀。

    若是猜想所有這些金匠,經年累月地在火爐旁邊,做著不可能得到可觀結果希望的工作,那就太不合理了。雖然有許多人曾遭遇到將便宜的金屬變成黃金的失敗經驗,他們能終其一生地在從事這件事,就十分的偉大。

    看看這些價昂的實驗室裝備和從事工作所需的材料,他們為什麼何在得不到任何利益的情況下,還孜孜地工作呢?

    數世紀來,有些煉金術士曾宣稱他們能將水銀、錫、或鉛轉變成黃金,他們相信古人所能做的,我們能做得更好。煉金術不是一件愚不可及的工作嗎?事寶上,歷史已注意到這些企圖如此做的人的名字,換言之,有許多歷史文獻記載著數世紀來,一些統治者常認為練金術士對城邦的經濟有著威脅哩!

    羅馬皇帝戴克里先約在西元三○○年,在埃及頒布一項法令,命令所有論「製金銀藝術」的書都要燒掉,這可以看出,羅馬政府承認轉變金屬藝術的工作的確存在於民間,也可以確定,此種手藝也相當實際。

    這位皇帝也簽下一張命令,毀棄所有的煉金祕密,並公開所有基督徒做禮拜的地力,以及基督教書籍,所有基督徒都撤除其官方的職務,羅馬人相當清楚政府如此做的原因。

    法令反對煉金術和其從事的人,是同出一轍。羅馬皇帝要毀棄所有記載此種秘密藝術的古籍,他一定知道了黃金的魔力,煉金術士有能力使黃金變得便宜,將是國家的威脅,像這種人有能力買得下領土和官方機構。在早期有個實例,一位羅馬富翁馬卡斯,會用等於美金三千五百萬元的代價,買下整個羅馬帝國,然而,他馬上被塞卜提馬皇帝斬首。這個歷史故事,一直新鮮地存在羅馬人的心中。當然戴克里先會反對煉金術了。

    依照煉金術士索西馬(西元300年)的說法。在曼斐斯的普塔哈聖殿有許多火爐,神祗們被視為煉金術士的保護神,英文字「化學」(Chemistry)和「煉金術」(alchemy)是源自埃及字「khemt」的,因此,時至今日,這個古老的傳統仍舊因襲看這些字的──煉金術(alchemy)、化學(chemistry)、化學家(chemist)或化學的(chemical)。

    在第八世紀,阿拉伯人查必爾從埃及人那兒將煉金術知識系統化,遂被稱為此種科學之父。他是個實驗煉金術士,他不只是詳述了轉變金屬所需的實驗室裝置,也敘述了各種金屬及其含量。「這項工作的技術需要相當熟練的技巧,它是自然哲學科學最完善的,」這位阿拉伯學者如此寫道。想到發現此種轉變秘密的時代和工人,查必爾勸告門徒,不要太浪費,「不要以為發現了藝術,而留下悲慘的後果。」

    並沒有聽過這位阿拉伯人採取了一件穩固的事──一間化學實驗室。但他告訴學生,「銅可以轉變成黃金,」而且「以我們的裝備,很容易製銀。」這些敘述無法輕易被忽略,查比爾的名字在現代化學史上長留下來。

    煉金術的一項特性就是它的存在範圍相當廣闊。早在西元前一三三年,中國已知曉煉金術,蔡氏的故事和陳氏煉金術士,已說明不論蔡氏是否想製錢,他的朋友陳氏曾將一塊黑石頭放在瓦片上,將此種相當普遍的東西轉變成貴重的銀。這是製錢的一項簡易方法。

    張陶琳先生,他是在北平國家學院做研究,他的自傳曾談到「九鍋精煉不老藥經」,這是他在一個洞窟中發現的,作者是西元前二十六世紀的黃帝。

    中國煉金的主要原料是辰砂或硫化銀,用來轉變煉製永保青春靈丹「金汁」之用的,「你可以將辰砂變成純金」,這是中國「史記」書上的記載,寫於西元前一世紀。

    流行於中國、印度、埃及和西歐的煉金藝術家都認為水銀和硫有一種不易轉變的性質,這一點十分令人費解,而且,從北平到亞歷山大城,從貝那拉斯到中古巴黎,是如此遙遠的路程,那麼什麼是這種學說的原始來源呢?         

    在西元前一七五年,中國頒布一項法律,反對用煉金方法來從事提煉,這項事實證明兩件事──第一,煉金術必存在於中國有數世紀之久了,那是在成為天朝的一項問題之前;第二,煉金術士煉製的黃金對國家的感覺上來說,數量相當的多。

    印度也有煉金術,印度人也認為水銀和硫是主要元素,但不像中國和歐洲的煉金術士,他們將注意力都放在水銀之上,而忽略了硫,他們也在努力想找出長春之樂以及製金的秘密。

    在看過這些事實後,黃金的轉變和製造藝術始終處於危險的地步。因為嫉妒、怨恨、搶奪、和喪命之威脅,煉金術士小心翼翼的來從事工作,並記下流程圖,這在歐洲和東方都是一樣的,歐洲人甚至將它看成是「魔術科學。」 

    在過去,用煉金術的方法,是否可以製成黃金的問題,曾被激烈討論過,而且有一些文獻暗示看,無疑地許多國家擁有將金屬轉變的可能性,這是古代煉金術真實性的好證明。 

    在十三世紀和十四世紀初期,煉金術必定相當普遍,它引起了梵蒂岡的注意,此種科學被教皇約翰十二在一三一七年下了一個敕書而禁止。

    這些煉金術的禁令是相當的為難。一道火車上「禁止吸煙」的牌子是因為旅客的口袋中有香煙而設置的,那麼「禁止製金」的命令是為了什麼理由呢?如果沒有非法轉變的事件,就不需要這麼多的禁令了。

    英國亨利四世在一四0四年頒令:「金屬增值」是犯了抵觸皇家的罪名,這時正是百年戰爭和農人暴動的時期,英國國王不去簽署鎮壓和對法戰爭的文件,反而使不知來歷的黃金變成了英國政府的憂慮事。

    相反地,亨利六世卻允許有名煉金術士約翰科比和米斯泰頓去從事「金屬轉變的哲學藝術」,這些煉金術製成的黃金是用來製錢幣,可見國王並不在意煉金工廠的存在。

    經過此種改變,國王和王后對煉金術開始有了興趣,這些歷史事實相當非凡。因為在今日,煉金術製出來的黃金必定重重打擊英國銀行。據我們所知,長久以來,英國就時常接受從外國來的黃金貢品,早期英國人已曉得接受這些其來有自的黃金貢品,遠較不知來歷的黃金要保險得多。這事實清楚敘述了人工黃金是真的曾在英國製造出來。

    人工黃金在英國會製造出來的可能性,可以用作者親眼在倫敦大英博物館錢幣與勳章部裡的煉金標本看出,它是子彈的形狀,可以想見到它轉變以前的形狀,博物館的小卡片如此寫道:「黃金,一八一四年,一位煉金術士用鉛彈製成的。」

    雖然實際轉變的資科很缺乏,官方仍認為這是罕有的煉金成果標本,而收藏在世界最大的博物館媕Y。

    希爾維他(一六二五──一七0九),這位橙帶王子的物理學家,是有名的將基本金屬變為黃金的人物。有一次,荷蘭造幣局的督導波爾留斯,來到希爾維他的實驗室,看他的煉金工作,然後波爾留斯去見珠寶商布列泰,要他對希爾維他的黃金做個分析,經過仔細試驗之後,發現這塊黃金比在試驗之前更為奇怪。

    現在,要問,它轉變成什麼?鈽,一種不存在於地球上的元素,可以用核子物理方法製造出來──這是一種轉變的例子。水銀變成黃金也就是改變了水銀的原子結構。電子數、某軌道、和質子的組成決定了元素的特性。按照古代煉金術的說法,黃金是由水銀和鉛製成的,在元素的週期表上,黃金的原子序是七十九,水銀是八十,而鉛是八十二,換言之,它們是鄰居,這是一八七九年,門得列夫首次創出來的元素表,依照逐漸增加的重量來依次排成的,問題是──這些煉金術在門得列夫以前就發現了這個表嗎?      

    像查必爾、拉古、法拉比、和亞非克那等等阿拉伯學者,生存於八至十一世紀之間,將煉金術科學帶到西歐,價昂的手抄本從一城傳到一城,它們包含看密碼似的文字和神秘的圖畫,很少人能讀它,更少人能瞭解它。其中有些是真正的化學和煉金術,另外一些是沒有實際價值的古代公式與理論。

    煉金術士從一地遷徙到一地,秘密地從事著他們的藝術,將便宜的金屬轉變成黃金是危險的舉動,因為統治者時常派遣密探去訪求煉金術士的公式,在「煉金術」一書中,瑞卜雷勸告學生和從事工作的人,將這種藝術「保持秘密,直到聰明人來臨」。

    現代科學先鋒馬納斯(1206--1280),為了許多論天文與煉金術的書,不只是相信煉金轉變的真實性,並且將做法列成規條,他的戒條是「小心避免和皇族與貴族搭上關係,保持沉著與靜默」。

    培根(1214--1294)留下一份密碼稿本,有位紐保教授曾去譯解它,它包含了製銅的公式。在賓州大學圖書館裡,有一個蒸餾器,還有一些卡片,日期是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一日:「這蒸餾器含有金屬銅,按照培根的秘密公式做出來的」。

    偉大的醫生巴拉塞爾士(1493--1541)發現了鋅,他也是第一位確定氫的人,他在煉金術上的聲望相當重要,他在薩爾斯堡的墓穴已被打開,因為傳聞煉金秘密和可觀的寶藏同這位醫生埋在一起,然而,在棺材堳o沒發現什麼,他那把有名的劍,鑲有「哲學家之石」,也是毫無蹤跡可循。            

    一位巴黎公證人福萊米爾(1330--1418)是另一位偉大的煉金術士,在他闡釋文件和手稿的工作中,時常和書商來往,在他「象形文字誌」書中,提到一本很古老的猶太人亞伯拉罕之書,用一種看不懂的文字寫作,是一位陌生人為了某種理由出售它,被他買了下來,這花了福萊米爾和他妻子許多年的時間去研究,終於認為這是一本古代煉金術的書。

    福萊米爾利用書中的方法,在一三八二年一月十七日將半磅的水銀變成了純銀,當時他五十二歲了,在四月二十五日,他首次成功了用煉金術製黃金。        

    十四世紀巴黎的市民對福萊米爾製金的能力不像今日的巴黎人,很少懷疑過,但他們有很好的理由──這位煉金術士在他從事煉金工作的三十六年當中,在巴黎建了許多醫院和教堂,他承認:「在一四一三年,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努力,我的生活毫無休息,她和我差不多在巴黎建了十四家醫院,和數座教堂,……」

    福萊米爾在論他的教堂時,他「是由亞伯拉罕書中得來的記號和符號,從事這工作」,可以看出在二百年前,有名的「無辜之墓」、「包邱利教堂」和「尼古拉斯之墓」、「史蹟館」陳列有福萊米爾的墓碑。

    亞伯拉罕之書不是虛構的,它被列在「古代哲學煉金術書目」中,這是一六五四年波樂里博士所列的,按照他的書目,紅衣主教學者留下令到福萊米爾的家中和教堂去尋找煉金術的書,這事一定成功了,因為有一次紅衣主教被看到正在讀這本亞伯拉罕之書。

    十五世紀英國煉金術士瑞卜雷的例子,也是值得一提。一位十五世紀英國學者阿希莫爾留下了一卷書,放在牛津大學的阿希莫爾紀念館中,提到馬爾他的一個文件,記錄看瑞卜雷爵士每年提供十萬英鎊給在羅德島的耶路撒冷司令聖約翰,幫助羅德人攻打土耳其,在五百年前,這個數目是相當龐大,遠超過今日的幣值。

    有別的煉金術士也證明了曾從事製金工作,其中之一曾提供十字軍經費,另外有的為他們的國家償還債金。看看今日的經濟危機,財政部長可能要訪求煉金術士了。

    教皇約翰十二,曾下敕書反對煉金術士,後來卻變得對此藝術感到興趣哩!這有可能的,在搜羅這麼多的煉金術文獻之後,他決定試驗一下此種轉變的科學,而且,他還為了一本煉金術書「轉變的藝術」哩!書中提到他使用的方法,在他的煉金廠裡有兩百根金條,每條重一百公斤。

    一三二四年他逝世後,價值美金一億兩千五百萬元的黃金在他的空箱中被發現,這種龐大的來源,始終沒有滿意的解釋,因為在那時代,亞維龍和梵蒂岡之間有戰事發生,那塈鋮茬o麼多的黃金呢?

    維也納的博物館堙A藏有對過去世紀中,煉金術實作的非凡證據。它被歸類為「煉金術裝飾品──那是一個40X37公分大小,七公斤重的東西,它的上面有三分之一是白銀,另三分之二是黃金。

    這個裝飾品有一個令人激賞的故事可說。在奧地利奧古斯丁王朝時,有一個年輕的僧侶,名叫西拉,他生活在寺院堙A手頭不太寬裕,有位年老的修道士告訴他,出去尋寶,所以他們就決定出發。

    經過一段很長的尋找之後,他們發現到一塊古老的銅片,上面有奇異的符號和字母,以及四個裝紅色粉末的甕,西拉只為了找金幣,便把這些粉末全傾出來,但年老的修道士對這些銅片感到興趣,認為紅粉末必有其用途。

    最後,年老的修道士得到一個結論,這些紅粉必是煉金術士的貴重財產,然後,西拉從寺院廚房堸膜F一塊舊錫片,用紅粉撒在上面,用火加熱,真是神奇,這塊錫片頓時變成閃亮金塊!

    西拉對此試驗結果大為高興,他就來到城堙A賣這塊金子,他賣到二十個金幣,但是老道士不認為這是聰明人做的事,不久他病逝了,留下年輕的西拉,成為製金粉的繼承人。

    但是他無法解釋這項發現,也無法隻身脫離寺院?他將自己心中秘密講給另一位年輕僧侶法蘭西斯聽,他們計畫在春天離開寺院。              

    用得來的金幣,西拉買了酒,並和從維也納來的表兄共同享樂。不久傳聞來到大主教耳中,他要詢問西拉一些問題,他們來到西拉的房間,鎖上房門,看到西拉的表兄睡在西拉的床上,當他們看到房中情景之後,決定大肆搜索。

    西拉被鞭打,但巧妙地,這四罐紅粉從窗子的隔條交給在外面等的法蘭西斯,不久,西拉被捕入獄,其一生開始要暗淡下來了。然而,法蘭西斯並不遊手好閒,他安排逃亡。

    經過一段冒險之後,這兩位年輕僧侶了解到擁有製金的粉末是相當危險的事,法蘭西斯遠比西拉聰明,他便藏起這些粉末。

    在維也納,他們認識一位貴族,他是德國、匈牙利和波希米亞諸國皇帝羅勃一世的朋友(一六四0──一七0五),這位貴族也是正在學習煉金術。有位人士便安排他們和皇帝見面,皇帝也是對古代藝術相當感興趣的人。

    在皇帝羅勃一世、斯派教父、和貝契博士之前,西拉將一盎司錫變為純金,只花了一刻鐘時間而已。

    這位貴族朋友並不是個誠摯的人,他利用勢力強迫西拉分些紅粉給他,幸運地,這貴族不久就去世了。

    皇帝羅勃一世遂成為西拉的保護人,也利用西法的紅粉自己從事煉製黃金,在一六七五年,一種特殊出產的金幣反面,印有下列文字:「用西拉的粉末,我將錫變成金」,在聖約翰的宮中,西拉也成功了煉金術的試驗,並用煉出來的金子做了一條金鍊。一六七六年九月十六日,皇帝受勳給西拉,並指定他為宮廷化學家。這個煉金術的例子記載在歷史上,對早期煉金術做了一項強有力的證明。

    煉金術並不光是煉黃金,有些煉金術士宣稱他們也能煉製寶石,果真如此,他們定是第一位「合成石頭」的製造人了。

    現代科學能將一塊無煙煤轉變成貴重的鑽石,但是整個過程費用相當昂貴。諾貝爾獎金得主李比博士,在一九六九年,用一塊石墨放在兩層核能設備中,製造了一塊鑽石;美國勞倫斯博士,在四十年代,有效地轉變了數種元素。

    一八九七年,住在紐約的一位英國物理學家因曼博士,宣稱他發現了將銀變成金的法則。在一八九七年四月,一八九八年八月,他把價值超過一萬美元的黃金,在華爾街賣給美國黃金分析局,紐約「論壇報」在當時對因曼博士做如下的頭條新聞報導:「此人能製黃金,將它賣給美國造幣局」,黃金分析局承認向他買過黃金,於是產生了一個問題:「真如他所說的,是由白銀製造成的嗎?

    煉金術士是否真能把白銀、錫或鉛變成黃金,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他們具有此種化學元素能轉變為他種元素的思想。直到居里和羅賽佛之後,科學才證明了此種可能,誠然,煉金術士早具有我們的現代科學知識。

    諾貝爾獎金得主蘇狄博士,於1909年出版的書「鐳的說明」之中,以製造了「同位素」這語詞,創出了核子科學的先鋒,他並不嘲笑煉金術:「反應是相當嚴謹,例如,在神奇的『哲學家之石』的傳說中,有一件最古老且最廣泛的普遍信仰,不管多麼遙遠,我們仍需正視過去記載的起源,我們不可能追溯到它真正的來源,『哲學家之石』顯示的不只是金屬可以轉變,而且對生命的長生不老相當有關。現在,我們不管此種觀念的形成,今日我們實實在在能掌握住它了。」                          

    埃及傳統指出,司學藝、商業、辯論之神的赫米斯神(也是羅馬神話的麥邱利神),是文化的挑夫,他向人類揭示鍊金術藝術,赫米斯神也是醫學的發現者,在鍊金科學的岩基上,現代醫學建立起來。從史前的醫師、草藥商、魔法師、僧侶到當代的藥劑師和醫生,要追溯這道醫術科學之源流,是相當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