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文明》----超級生物真的來訪過地球?

 

呂應鐘譯,1975年9月由希代書版公司出版

 

發現產生疑問

    古生物學家和考古學家挖掘出許多重要的發現,仍舊等待著合理的解釋,如果這些答案一一呈現,那麼人類的故事將以不同姿態呈現出來,如果下列的事實被確實,文明就一定有著更為古老的發源了。

    一九三三年,魏登雷博士在北平附近的周口店發現了許多頭骨和骨頭。一個頭骨屬於一位歐洲老人,另一個是年輕婦人的,有狹小的頭,看起來好像和美拉尼西亞人差不多,第三塊頭骨被確定是屬於一位年輕婦人的,有著愛斯基摩人似的特徵。在這中國山區並未發現男性歐洲人、熱帶女人以及另一半球的人!但是,在首次發現的地方,他們如何在三萬年前來到中國?這個史前插曲是一段神秘。

    在最後一次的冰河期,難道人類具有割切巨大長毛象象牙的技術工廠?貝都博士在蘇聯的佛來第米附近發現了長毛象象牙製的矛之前,沒有一位科學家會推想過史前人類具有將象牙轉變成數根直的骨矛的能力。

    在同一地點,蘇聯考古學家發現一根骨針---我們擁有的鋼針的複製品。和矛一樣,它有二萬七千年之古老,冰河期人類能做此種工作的事實在意想不到,它也提供了對冰河時代科技的重新評價。

    著名的耶利哥頭骨,有著埃及人樣的面孔,被認為是西元前六五○○年的人物,遠在埃及文明開始之前一五○○年哩,這項發現產生許多疑問。

    俄勒岡州大學教授克來斯曼,在東內華達州的拉摩斯洞窟內發現二百雙絲織的涼鞋,它們也許是當作在望特洛彼或邁阿密海灘上的穿著,但是經過碳十四的試測結果,它們的年代顯示有九○○○年以上之久。

    但是這些涼鞋和同樣在內華達州柏新郡的漁人峽谷上發現的煤層中的鞋印相比,就要年輕得多了。這個足印實在是太清楚了,其年代據推測超過一千五百萬年,然而人類不會在一千三百萬年前出現的,或者,換言之,依目前意見來看,原始人是在二百萬年前出現的,而他在二萬五千年前才穿鞋!這是誰的足印呢?

    周明乾博士於一九五九年,在戈壁沙漠也有同樣的發現,那是在沙石上的一個完整約有稜紋的鞋印,估計有百萬年之久,這個探險隊無法加以解釋。

    在西南非洲的布蘭堡岩繪,描述了和白種女人在一起的布西門族,他們完整的歐洲人的側面像,是用一種淡色繪著,頭髮看起來是紅色或黃色的,女孩子配著珠寶,迷人的年輕女獵人在她們胸前攜帶著弓和水袋,他們穿著當時黑人們未穿著的鞋子,有些考古學家認為這些女子是勇敢的旅行者,一定是三五○○年前從克里特或埃及來的。然而,這些白種女子看來很特殊,她們看起來很像生活於一萬二千年前北非的卡斯皮人,他們有相同的長軀幹、弓、頭飾、以及腿上襪帶狀的綁腿。

    布蘭堡的白種女子,經過布里爾的研究,是一種傑作,由於她的服裝和手中的一朵花,她被認為是來自克里特的女鬥牛師,但不知什麼原因,在此藝術洞窟中卻找不到豹和河馬的繪畫,這些野獸在很久以前就不存在於非洲的這地方,然而現在卻是相當普遍,這顯示一種可能性,就是居住在非洲的白種亞馬孫族的年代,要更為遙遠。

    在澳洲心臟地區,愛麗絲噴泉以西的岩石峭壁,泰利於一九六二年發現一種已滅種動物的彫刻,這個犀牛狀的動物,在二五○○年前就消失了,在同一個地方,他也發現六個看起來像公羊頭的彫刻,它們使他想起了亞述人的公羊畫。

    在這些引人興趣的岩石想像中,有著兩公尺高的人樣圖像,其修長的腿,和一頂禮冠,好像是法老王所戴的,使得這些圖像完全和澳洲土著所繪的人像不同,雖然這些圖像是平放在地上,把它豎起來,就像是在下樓梯的樣子。    到比,我們有了另一種神秘事了,滅種的澳洲犀牛、公羊的彫刻,以及澳洲未被發現,直到英國人到達後,以及二位非澳洲人戴著巴比倫人或埃及人的頭飾,這些岩石彫刻說出了他們的偉大時代。在古代,是否有近東或亞洲人來到中澳洲,果真如此,來此做什麼呢?我們對古人旅行事蹟的觀點,看起來要加以修正了。

    當人類正在最晚近的進化發展之中(約二百萬年之久),他和龐然怪物共同生存於數千或數百萬年以前的說法,在科學上完全視為不可能。

    然而,法國的蘇列特教授已確定在南非泰胡安那柯的曆法上的動物頭像,是一種生存於第三紀(數百萬年前)的史前動物。依照美國作家兼考古學家維利的說法,巴拿馬的一種柯克爾陶器,繪著一隻飛行的蜥蜴,看起來很像生存於人類出現以前很久很久的翼龍。

    一九二四年,有一隊科學探險隊在北亞里桑那州的哈瓦蘇派峽谷發現一個岩石彫刻,像極了已絕種的古生代暴龍,用牠的後腿站立著。在俄勒岡的大沙河岩石圖像中,史前彫刻家留下了一尊劍龍的彫像,這種生物生存於人類在此星球出現以前。

    這些圖繪,用各種岩石彫成的,顯示著一段相當偉大的年代,這些藝術家們必和這些史前怪物共同存在著,否則這些原始人如何繪下他們末見過的野獸呢?很自然地,這些不可能的事實代表著整個人類學上的結構。                       

    在一九二○年,泰羅教授在秘魯畢斯柯附近的納斯卡上,發現了花瓶,他對繪在瓶子上的駱馬圖像大為驚異,此種動物竟有五個趾,在目前,駱馬只有二個趾,但在一萬年前,它的確有五個趾,這並不是單一的發現,因為有著五個趾的史前駱馬圃像碎片,在相同地區紛紛挖掘出來。

    一九五二年,馬卡哈希的巨石彫刻被魯則博士發現後,真是值得紀念的事。馬卡哈希距秘魯的首都利瑪東北方八十公里,是一座四○○○公尺高的臺地,那兒的空氣很涼,除了巨石外,草木不生。

    站立在岩石圍成的圓形劇場中,魯則發現到自己正和無數的石人、動物彫像面面相噓;高加索人、黑人和閃族人的面孔正注視著他;獅子、野牛、大象和駱駝,從來不生存於美洲的這些動物圍繞著魯則博士。他看著已絕種的古物彫像,想起一個問題---在彫刻師那個時代,是否有美洲馬?因為在九○○年前,這些馬已在美洲絕種,對古老的彫刻師來說,這賦予了可信的時間,因為直到十六世紀,馬才又在新世界出現,這是西班牙征服者從西班牙買下帶來的。

    在分析了這些白色閃綠斑岩的頭像之後,考古學家得到了一個結論:這些石頭起碼有一萬年之久。

    這些巨大紀念物的神秘彫刻家,實在精通透視與光學的定理,有些彫像能在正午看得見,其他的在別的時間看得見,當影子移開時,就消失不見,在這些發現的一○○○○年前的當地動物,從來未曾在南美洲生存過,或者在一萬年前就絕種了,就像彫刻的黑人和白人一樣,他們在五百年前才來到新世界,這真是對正統科學的挑戰。魯則博士曾在許多科學機構演講,雖然官方機構親眼看到這些彫像的照片,實在無法否認這項偉大發現的事實,他們詢問魯則,南美洲除了生存著紅人之外,還有什麼種族,這些石像彫刻家是那些人,無疑地他們是和絕種的動物共同存在的。

    一項奇異的發現是在哥斯大黎加,是在五十年前,數百顆形狀完整的大岩球,是火山岩做成的,散佈在叢林堙A它們的體積範圍從二公尺半到數公分不等,最大的一顆重量超過十六噸,同樣的石球也在瓜地馬拉和墨西哥發現,世界其他各地就沒再發現了。這些球引起許多疑問,古代居民如何彫刻它,並磨得如此完整渾圓?製造這些球的技術十分困難,而把它們運到現在的位置,也是相當奇妙,這些石球的目的是什麼?或者是如同一些科學家相信的,它們是自然地理因素形成的?有些石球是放在石頭平臺上的,似乎意味著放在這堿O有其目的。許多石球排列成一串一串的,也有排成直線,都是南北方向,這是一種地理形勢的指標,因為有些球排成三角形、有形或圓形,可以想像這些巨石製造師一定有一些天文知識。要是能繪下這些石球的位置詳圖,將是非常有趣,我們是否就能看出它們是星辰排列圖呢。然而,有人認為這些石球是用來做天文觀測的,和史東漢及的巨石柱一樣。

    在墨西哥的拉文他、則坡提和別的地方發現的巨石頭像,可以歸納為此類。這些巨大的黑玄武岩頭像從一公尺半到三公尺高不等,重量從五到四十噸,它們放置的位置和上述石球的一樣。最近的玄武岩採石場距此有五十到一○○公里遠,這些沒有車子也沒有馱獸的居民,如何將這些巨大岩石渡過沼地和叢林帶到這堥茤O?這些無表情的面孔估計是在西元前一二○○年的---又是科學史上另一件怪異的事。 

    在此讓我們撇開這些巨石頭像不談,來談談實際的事。在倫敦的自然歷史博物館的一層樓堙A展覽看一塊人類的頭蓋骨,它來自北羅德西亞的洞窟中,在其左側有個相當圓的小洞,沒有輻射狀裂痕,它好像是被一種武器所傷,頭蓋骨的右側破碎了,看起來這位軍人的頭骨是被來福槍子彈所傷,然而,擁有這個頭骨的人是生存於四萬年前,在當時根本沒有槍,而且箭矢也不會在左側產生此種完整的小洞,而在右側弄得粉碎。

    蘇聯的古生物博物館有一塊十萬年前的野牛頭骨,在其前端有個明顯的圓孔,科學證據證明雖然頭骨被刺穿,但未傷及大腦,這隻野牛的傷後來痊癒了,在遙遠的過去,猿人只會用棍棒,這個完整的圓孔沒有輻射狀的裂痕,很像是子彈造成的,問題是---誰射了這隻野牛?

    一塊不尋常形狀的隕石,在柯羅拉多的伊頓附近被發現,產生了一個謎,經過科學家的分析,尼寧格指出,這塊隕石是由銅、鉛和鋅合金組成的(是一種青銅),它並不存在於自然界,這塊隕石不可能是現代的「太空廢物」,因為它是在一九三一年落到地球上的。

    在十六世紀,西班牙征服者在秘魯礦區發現到一根插在岩石中的十八公分長鐵釘,這塊岩石估計有一萬年之久,當時美洲印地安人並不知道有鐵,西班牙總督托雷多保有這根神秘鐵釘,當作遺物來研究它。

    依照一八五一年十二月廿四日泰唔士報的報導,維特先生在加里福尼亞州發現一塊含金的石英,當他不小心把它掉在地上時,在堶接o現一根有完整頭的鐵釘。幾乎就在同時,布魯斯特爵士向英國高等科學會做了一個報告,頓時非常轟動:是這樣的,從英國北部金古地採石場撿到的一塊石頭,堶惘陵硠K釘,尖端已經腐蝕了,還有一吋長,鐵釘頭還在,深埋在岩石裡,因為此地的地層大變動,這三根鐵釘才被發現,製造它們的人仍然是神秘未知。

    一八八五年,在澳洲佛克雷布魯克的鑄造工廠堙A一塊煤破碎開來,有一塊小鋼塊,六十七厘米長四十七厘米寬,掉了出來,有一道深糟圍繞著四邊,稜邊是圓的,只有人類的手能做這種工作。礦工的兒子把這東西拿到林茲博物館去,但一個世代以後,卻遺失了,然而,一塊鑄型品仍被保留在林茲博物館,當代的雜誌,如《自然》(倫敦出版,一八八六年十一月號)或者《天文學》(巴黎出版,一八八七年)會報導這項奇異的發現,有些科學家企圖解釋它是第三紀煤層中的隕石,別的科學家則懸賞合理的解釋,鋼塊上的凹槽、完整的形式,圓形稜邊,並尋求其來源,但是迄今仍無下落。

    這些怪異事始終無法澄清,事實擺在眼前,這是一種高等技術的存在,對本章的描述有兩種理論可以說明---這是遙遠過去的一種技術文明,或者,地球曾被外星球生物訪問過。

    許多博物館的確擺有一些超乎我們想像的東西,這些大理石、石頭、木塊或青銅上的密碼,定是一些訊息。一九四六年,卡納基學院報告了一項在瓜地馬拉卡米那留尤的考古發現---一個奇特的三十二公分長的蕈類小彫像,有一張人的面孔,在底部有睜大的眼睛,這物體的意義很難理解,但是當西班牙記載它是「神蕈」時,說它是墨西哥僧侶們所用的,有些試驗者決定來試這些蕈,在心理透視的催眠狀態下,這小影像以象徵性的說出整個故事。

    先民們的冶金、化學、醫學、物理、天文、技藝和其他神奇的成就,在下面數章中要一一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