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老師說書《從遠古到未來》十四集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二集

  

  世界上著名的蘇伊士運河並不是現代人挖掘的。它最初建造於尼柯(Necho)法老王統治時期,也就是3500年前。數世紀來,阿拉伯海的泥沙填滿了運河,然而,阿拉伯人從事疏濬工作,在西元七世紀重新開航……很可惜,缺乏保養,它馬上又泥沙淤塞,地中海與紅海間的交通又斷絕了。直到1869年,蘇伊士開鑿它為止。

1933年,魏登雷博士(Dr.Weidenrich)在北京附近的周日店發現許多頭骨和骨頭。其中有一個是屬於一位歐洲老人,另一個是年輕婦人的,有狹小的頭,看起來好像和美拉尼西亞人差不多。第三塊頭骨被確定是一位年輕婦人的,有著愛斯基摩人的特徵。在這中國山區,並未發現男性歐洲人、熱帶女人,以及另一個半球的人!但是,在首次發現的地方,確呈現出史前的一段神秘。他們如何在三萬年前來到中國?

在莫斯科,靠近太空人紀念碑附近,前蘇聯科學院賽哲夫博士提醒注意兩件史前的遺物,這些東西用現代的歷史知識,實在無法解釋。第一件是野牛頭骨,這一頭野牛是四萬年前在長在西伯利亞的,牠被子彈射中過……因為頭骨正前方有個洞,彈道專家認為它是高速子彈所射的,而且野牛是活活被射死。四萬年前所射的子彈?有誰能解釋。

第二個例子也相當離奇。在中國邊界附近,烏茲別克的佛甘斯(Fergans)城外,蘇俄學者發現許多岩繪,他們已小心翼翼的將它們複製下來。這些史前岩繪有不尋常的重要性。一個人物戴著太空人的頭盔……頭盔緊連著太空衣……連著管子……呼吸裝置……太空旅行者的配件,以及懸在空中的是兩個太空船形狀的碟形物,一個停在另一個之上。

不僅是在烏茲別克,在世界各地,我們都能看到飛行機器和飛行生物的圖畫。全世界各地,巨大的雕像都發出默默的問題……世界各地,我們都能看到崇祀從天而降的神祇所建築的神殿。在日本也發現過七千年前岩壁上的飛行機器……在哥倫比亞,也有古代飛行機器的小型金質複製品……在印度《馬哈哈拉泰史詩》中提過「有鐵舷與翼翅的飛行戰車」.……愛斯基摩人,神話中說他們是被「大鐵鳥」帶到北極圈的……在薩爾瓦多,發現一個繪滿飛行人的古瓶……在中國山東省一座墳墓中,有龍車飛越雲層的石雕……

我們認為,不可能還有更多的證據,來證明外大空訪客來過地球的事蹟……但實際上還有。越過太平洋,來到秘魯南部的海岸,從外海看過去,是畢茲柯灣(Bay of pisco),在海邊,可以看到指示方向的三叉^,有200英尺高,顯然是一種符號。這個符號指向秘魯內部,已有2000年歷史。它指向那堜O?

我們順著它的方向,越過古代文明的廢墟,最後呈現在前的是神秘的納茲卡平原。眼前是一些線條,在地面上它們不具有任何意義,只是亂七八糟的一些線條…………科學家認為是乾土上的長溝條紋。至少有2000年之久。它們具的不具任何意義嗎?

從相當高的地方,例如從飛機上看下來,一切都在眼前,瞭然於目。我們可以看到……一隻蜘蛛……一隻鷹……一隻孔雀……一隻啼鳥……一頭猴子……這些是在地面上看不出的。沒有觀測站,也沒有山脈可以俯視這個高原,這些置大的線條是如何做成的?

其他還有一些線條。在地面上看也沒有什麼意義。但在飛機上看,它們筆直如箭,都是巨型幾何圖形…有些平行、有些交叉 …不知何處是終點。無疑的,它們是具有某種意義的東西。是什麼場所需要這麼大的平原呢?還有這些直線條,好像是……飛機跑道兩旁的溝條……不錯,納茲卡高原就是史前的飛機場!

我們又看到一些符號,是占星符號嗎?這些符號也只有在相當高的地方才能看得見,問題是誰曾順著它們走過呢?它們是道路嗎?考古學家說這是「印加路」。但是,路會沒有目的?也會突然中斷嗎?不可能的。但,如果就是飛機場,誰曾著陸過?當時的地球人不具有飛行機器,當然不會是地球人所用的。一定是來自星球,又回到星球的人所用的。

不錯!很有可能。可是,他們的「飛機」是什麼樣子?是像我們現代的太空船?或是潛水艇?或者是充斥世界各地的「不明飛行物」?有人說「不明飛行物」是外星人的,曾經來往於外太空和地球的航具,曾經在納茲卡平原著陸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