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老師說書《從遠古到未來》十四集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九集

  

  馬雅文化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一種文化,到目前為止,對他們的解釋仍未曾定論。他們留下了許多未獲解答的事情:在西元600年,全部馬雅人棄置他們的城鎮、神殿和金字塔這些偉大勞力的成果而不願,全部遷往北方,一切從頭開始。

然而,那兒沒有戰爭、瘟疫、飢荒或者是氣候突變而導致大遷徙的蹤跡,為了什麼?沒有一位考古學家能說出所以然來。

墨西哥有16個城市人口在10萬以上,其中之一是梅立達(Merida),馬雅人的後裔住在這堙A他們仍使用自己的語言,這是源於古馬雅語的文字,他們是拉丁美洲最平和的人民,他們的面孔迄今仍保有祖先的模樣,有一種令人縈念的美,就像留在巨石像上的一樣。

馬雅人為何與拉丁美洲其他的人種不同呢?有人認為,他們本來不是地球人,他們是外太空人的後裔。

離開梅立達,飛越過大沼澤,就到了拉文他(La Venta),這兒放置著數十尊巨大的人頭石像,它們都立在沼澤中間,每個重約200噸,在60英里之內沒有任何採石場,只有叢林。同樣的問題產生:這些巨大的雕像如何運過沼澤?

墨西哥的帕連科(Palenque),另一個奇妙的地方,它是馬雅人的聖城,炙熱的濕氣籠罩著帕連科的原始叢林,路途中牛群屍首滿地都是,空中盤旋的是成群耐心的禿鷹。

在帕連科的神殿內部有更潮濕的墳墓,在此看到了令人驚異的「帕連科翼神」,就在牆上的雕刻之中,看到了一個人坐在碟形物內,專心注目地看著某物,他的手似乎在操縱一些控制器,他的腳踏在踏板上,在碟形物後面,可以看到噴氣的尾焰。

這不是典型的大空人坐姿嗎?就如同我們今日所熟知的一樣,他好像穿著某種制服,長褲、寬皮帶、手腕處緊緊包著。座椅有很好的墊襯,可以防止加速的震動。控制器前的人穿著也像一位太空人,還有另一個噴射尾焰。

馬雅人說這個翼神代表庫庫坎,他來自星球又回到星球。翼神,不論是亞述人、埃及人、或是其他古老的文明,都有著翼神來到地球的傳說。他們來自天上,後來又回到天上,為什麼世界各地的傳說總是差不多呢?他們來自星球……又回到星球……

位於中南太平洋的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是一個充滿神秘的島,巴黎還比這個智利外海3000哩的小島大7倍。今天,島民仍稱此島為Matakiterani,意思是「仰望天堂之眼」,而附近的珊瑚島被稱為「鳥人島」(Island of the Bird People),在這兒有著人身鳥頭的雕像,他們真是鳥的頭,或是土著們的想法呢?它們也可能是一種戴著氧氣罩的頭盔哩!

島民的神話中說:在史前時代,飛行的人在火光之中來到該島,他們在島上做了許多事情……因此土著們稱呼他們為Make Make,意思是「什麼都會」。今天,約有2千人住在島上,自古以來,就不曾居過4千人以上,這是所有學者都同意的一點。

可是,島上的石像就成了最大的謎了,這些石像的雕刻,就引出了許多問題。因為在全部人口之中,百分之70是老弱婦孺,年輕力壯的男人必需致力生產食物,才能夠維生下去,所以能雕刻這些石像的工人一定很少了,他們絕不可能造出在島上各地發現約6百多具巨石人像。這些石像的材料相當堅硬,用鋼鑿用力鎚擊也難以鑿平。其中有些石像露出地面的有65英尺高,重約400噸。大部份石像僅露出一小部份,只有全部挖掘出來,才能知道他們的實際大小。

所有的石像都是一樣,都是不尋常的人像,臉上都是高傲不拘的表情,一個接一個,好像同一個模子鑄出來的。只有杜爾.海葉達(Thor Heyerdahl)掘出的石像例外,它的頭是圓的,屈膝。可能是另一些人的傑作。海葉達附近曾是拉諾拉拉庫(Rano Raraku)火山口的切石場,在這兒割切好的巨石像被移至12英里遠的地方!當時既沒有軍隊,也沒有勞工,也缺乏做滾輪的木頭,更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些巨石像被拖越島嶼。那麼,巨石像是如何搬運的?

復活節島的神話中說:「這些巨石像靠著一種神秘力量「瑪納(Mana)」的協助,自己會移動。這種力量只有兩名祭司能祈求得到,有一天,祭司和瑪納都失蹤了。」事情發生在那一天呢?難道說在切石場上,他們的工作都已完成了?可是,為什麼還有這麼多未完成的雕像呢?可見他們的工作並沒完成,然而,他們卻都走了,走得無影無蹤,既不是搭飛機走的(當時並沒飛機),也不是乘船走的。他們只是失蹤了,也未曾出現過。還有,什麼是「瑪納」呢?

難道他們又是來自星球,又回到星球的人?「瑪納」是他們擁有的一種神秘力量?迄今復活節島仍能發出相當強的磁力,1964年,一個法國探險隊的研究報告,以這些話做結語:「由於復活島有不尋常的電磁力和地質現象,使人無法否認它有與外太空接觸的可能性。」這一段結論,也許就是揭開神祕復活節島之謎的序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