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老師說書《從遠古到未來》十四集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 三集

  

        在印度,《摩訶巴喇史詩(Mahabharata)》深受景仰,它是國家的詩典,它的8萬首詩已流傳了6千多年。在這部史詩之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神祇來到地球的確實證據。詩文中從頭到尾,談到「維馬那」(Vimana),那是一種能飛得很高的航具,利用水銀與風的氣流來升上高空。

  卡山則夫博士曾按照《摩訶巴喇史詩》的記載,重建了一艘「維馬那」,卻像極了今日的太空探測小艇,但要比太空探測小艇來得優越。為什麼6千多年前的史詩,就有此種現代的記載?在經文中,也提到今日我們所稱的發射升空景像:「畢瑪(Bhima)乘他的維馬那離去……一道巨光,耀眼如陽光,聲音如暴風雨中的雷響……。」這不正是美國甘迺迪角發射太空火箭的情景嗎?我們不但能說像極了,而且能說:簡直就是火箭升空的敘述。

  伊拉克兩河流域的首都巴格達博物館也提供了相當多的過去的線索。博物館的收存泥表,至少有5千年歷史,這些泥表石冊上記載著神秘的生物在濃煙巨響中來到地球的事件。本世紀初期,12片泥表被發現了,其上刻著喫形文字,它們是描述「吉葛梅許(Gilgamesh)」英雄史蹟的斷簡殘篇,上面也敘述著史詩式的創世故事,和聖經記載的極為類似。

  可是,吉葛梅許史詩的作者們,生存於聖經作者之前二千年!吉葛梅許,這位史詩中的英雄,是個半神半人的人物。第7片泥表敘述了一些驚人的太空旅行事蹟。這是吉葛梅許的朋友恩基度(Enkidu),給了我們石器時代中,首次航行太空的目擊記錄。

  在「太空船」升空後12小時,他記載:「俯視大地!你看到什麼?看看大海!看來像什麼?大地似麥粥、大海如水塘。

  在人類尚未從事飛行之前,尚且不知地球的形狀,更不用說在極高的高度下,看到自己家園的模樣。可是5千多年前的泥表,卻明確的記載著驚人的事實。美國太人在奔月途中,也用極為相同的話語來描述他們對地球的印象:「大地似麥粥、大海如水塘。」

  1947年,兩位年輕的牧羊人失去了可愛的羊兒,卻在死海邊的昆蘭(Qumran)多岩地帶的洞穴中,他們發現了殘破的羊皮手抄本《死海古卷》,經鑑定有2千年以上之歷史。目前,已有千分之一的《死海古卷》褪去了神秘的面紗,已得到解讀。但是仍然罕見學者致力於譯解這些山頂的羊皮紙,它們都塵封在博物館和圖書室之中。

  這些昆蘭古卷也談到奇異的太空航具,也談到來地球的「天界之子(The Sons of Heaven)」,在他們到達和離去之時,總伴隨著濃粉P火焰。在這些殘破的資料中,確實含有無法令人歪曲的事實,我們不能再允許自己否認這些描寫飛天戰車與太空旅行的實錄,也不能允許自己將它視為無稽的想像。

  我們要記取南太平洋諸島島民首次和白人、飛機接觸的經驗與反應,如果他們知道書寫,當然就能將感受寫(或刻)成珍異的讀物!我們應該聰明的去發現隱藏在古代神話傳說中的事實,嚴肅地正視他們。

  在一百多年前,有個人就這樣做過了。1864年,有個人來到小亞細亞,專程研究神話中的「特洛伊城」。在此地他終於發現了考古學上最動人的情景。可是當他決定將荷馬的史詩《伊利亞德與奧德塞》加以研究之時,當時一位地位崇高的考古學者如此說:「真是無聊之至,荷馬的故事寫於基督之前八世紀,情節相當引人入勝,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但它只不過是個詩篇而已。」

  亨利史來曼(Heinrich Schliemann)仍然堅信自己的看法,他相信這位盲眼詩人荷馬的記載之中,一定有他的真實面。最後,他的信心終於得到報償,他按照詩中情節的引導,真的發現了古代的特洛伊城,成為上個世紀考古偉大發現之一!在他送給妻子的珠寶箱堙A我們可以想像到他發現特洛伊末代王普來姆(Priam)的皇家珠寶宮的情形。

  想想看,特洛伊城的地點,果真如荷馬史詩所說的被發現了,他有多滿足啊!史來曼在當時曾被考古學界嘲笑過,而之後,他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考古學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