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的魚

  朱永年

   

     《山海經》是我國古代典藉,全書三萬一千餘字,包含著關於我國古代地理、歷史、神話傳說、民俗,以及動、植物、礦物等多方面的內容。就魚類而言,《山海經》述及的魚名多達四、五十種,數量遠遠超過同一時期其他典籍所載之魚。茲將《山海經》中有關魚的記載,舉述如下:

一、怪異之魚

    《山海經》所記怪異之魚甚多,如冉遺魚,魚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馬耳(《西山經》)。何羅魚,一首兩十身,其音如吠犬(《北山經》)。{左半部魚右上羽右下白}魚,狀如鵲而十翼,鱗皆在羽端,其音如鵲;可以禦火(《北山經》)。{魚巢}魚,狀如鯉而雞足(《北山經》)……怪魚之中有兩種現象很值得注意,一為飛魚,一為人魚。魚兒躍出水面的現象,本非偶見。而《山海經》中的飛魚憑添一層神奇色彩,如《西山經》描寫文鰩魚,狀如鯉魚,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東遊,以夜飛。其音如鶯雞,其味酸甘。

    《山海經》媄鰫人魚的記載最多,如赤鱬,其狀如魚而人面(《南山經》)。陵魚,人面手足,魚身,在海中(《海內北經》),還有許多種類則直以人魚名之。但《山海經》所謂人魚,其實不屬魚類,而是哺乳之懦艮及兩栖類之大鯢,因書中皆以稱,姑且錄之。

二、常見之魚

    《山海經》所述內容,雖稱離怪異,但字埵瘨”拑M可見真實的客觀世界。以《東山經》記載的多種魚類為例,即可窺知當時的許多常見之魚。如諸鉤之山……多寐魚。據晉代郭璞注解,寐魚鮇魚,今亦稱卷口魚嘉魚,為鯉科常見之魚,孟子之山……{},郭璞謂:鮪即{}也,似{}而長鼻,體無鱗甲,一名鱑。

    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亦有記載:“{}出江淮、黃河、遼海深水處,無鱗大魚也。又如姑兒之水……多鱤魚即鯉科之鱤魚,亦稱黃鑽食水……多鱅鱅之魚,鱅即鯉科之花鰱,亦稱胖頭魚

三、食療之魚

    《山海經》記載著多種古人用以治病之魚,如《中山經》記有一種狀如鱖蒼文赤尾“{魚鯗}食者不癰。渠豬之水……多豪魚,狀如鮪,赤喙尾赤羽,可以已(通)白癬(《中山經》)。另一種狀如鮒黑文“{魚侖},可使食者不睡(《中山經》)。此外,如食之無腫疾(《南山經》)。“{魚旨}食之已狂

(《北山經》)。“{}父之魚食之已嘔(《北山經》)。箴魚食之無疫疾(《東山經》),珠鱉魚食之無鬁(《東山經》)……食療之魚可謂多矣。

四、有毒之魚

    《山海經》還記載著幾種食之殺人的有毒之魚,如《北山經》中的師魚。清人畢沅詮:即(魚}魚也,一名江豚。清代郝懿行考證:師,《玉篇》作鰤,非也。郭(郭璞)雲或作鯢者,師、鯢聲之轉,鯢即人魚也。郝氏還引錄了唐代學者段成式在《酉陽雜俎》一書中的一段描述:峽中人食鯢魚,縛樹上,鞭至白汁出,方可食,不爾有毒也。以此證實《山海經》所述師魚之毒。

五、毒魚之草

毒魚可殺人,而毒草可殺魚,所謂物性相克。《山海經》中的毒魚之草也有多種,《中山經》雲:有木焉,其狀如棠而赤葉,名曰芒草,可以毒魚。另一種狀如樗,其葉如桐而莢實的植物,名,也可毒魚。郭璞在解這種植物時說,蘢,一作艾。可知《山海經》所說是有一定道理的。

六、搏魚之人

    最有趣的要數《大荒南經》所載的捕魚之人,其文雲:有人曰張弘,在海上捕魚。海中有張弘之國,食魚,使四鳥。據說張弘捕魚的本領非常高強,能兩手同時從海中各操一魚。又據我國著名《山海經》專家袁珂推測,張弘之國即《海外南經》中的長臂國,張弘即長臂之人,故而善於捕魚。

    總之,《山海經》述及魚類甚多,於怪異中見真實,足證上古社會魚類在人們的生活中佔有何等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