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客星站首頁

 為何要相信進化論?

    呂應鐘教授

1459050.gif (33148 bytes)

(這是原載於1977年11月《宇宙科學雜誌》的舊文章,我一直以為已登在「新客星站」上,今日一查,竟然沒有,趕快貢出。)

  近年來(20年前的時候)美國有好幾個州和學校當局反對在課堂上教授進化論,因為有關人士認為進化論只能算是「學說」,不能稱為「事實」。當然,這種立場遭到正反雙方的激烈反應,支持者認為進化論毫無疑問是一件事實,就像一位典型的人士所說的:「我相信進化論,因為科學已徹底研究過這個題目,他們的記錄證明是可靠的,你豈不同意?」
  說這種話的人之所以一廂情願的相信進化論,並非基於自身的經驗,而僅是接受科學家的意見,然後像鸚鵡般加以重述,並不撥出時間去查考事實真相。

我們不可盲信
  當筆者與師大生物系某位兼任副教授談進化論的疑點時,他說:「你有什麼資格反駁科學家的發現呢?」
  也的確,在「權威講的話才可信」的社會風氣下,一般人只有當啞巴的份,但我還是回答:「當然,我不是權威,不過我想回答你關於我的資格問題。你也知道,法官是沒受過醫學訓練的,但他有資格去審理一件與醫學有關的案件,不是很矛盾嗎?如果法官明辨且客觀,他會聆聽正反雙方專家的論據,然後根據他們的作證來判決。在這專業化的時代,一個人還有什麼方法可去判斷各方面的知識呢?更何況,在歐美,進化論學家之中,正彼此互相反駁,他們對進化發生的時候、發生的原因、發生的方式、發生的速度,甚至曾否發生過而爭辯不已,進化論到目前並未成定論,國內專家就百分之百的相信它,實在缺乏科學的精神。」
  這段話使對方無法反駁。我又說:「著名的進化論學家辛浦森說過,盲信是違反道德的,人有責任去考驗專家們的發現,然後加以決定。一個人未必要成為生物學家才能檢討進化論的證據。」包括這位副教授在內,我發覺一般人都相信進化論,事實卻對它一無所知,這種現象完全是以前的進化論專家造成的,他們的著作常以武斷、洗腦的語句來迷惑一般人,像底下一本進化論作品的句子,就是典型(括號內的句子是筆者註語):
  「進化論已為具有判斷力的科學家所普遍接納(所以你只有乖乖的接納),它已為一切負責的科學家所承認(所以你要承認),所有著名的生物學家都同意這是一件確立的事實(所以你也要同意)。證據是壓倒性的(所以你不可反駁),任何不為古老幻想和偏見所惑的人都不需要進一步的證據(所以你不用費神去求證)。」
  這是欺矇世人的專家論調,也正顯示出一些專家學者正企圖以虛聲恫嚇的煙幕來嚇退別人的反對和質問。可是,為什麼有人對一種學說提出質問就被稱為沒有資格、沒有學識呢?真正擁有事實的科學家會採用這些不科學、不合理的恐嚇手段嗎?
  一百多年來,進化論所塑成的生命譜系並不完整,達爾文自己也承認此點,但為何日後的生物學家一致盲目地相信進化論所言,他們該知道後天獲得的特性絕無法藉遺傳傳給後代,進化學說埵陶\多失落的環節根本找不到理由、證據和事實來支證。人類對進化論真不該如此的盲目。

毫無幫助的化石記錄
  「化石紀錄」一向是進化論的主要證人,正如辛浦森所言:「證明進化論真確性的最直接證據,必然來自化石的記錄。」然而,化石證據完全沒有顯示生物是以科學家所聲稱的過程進化而來的。事實和證據仍然付之闕如。
  可靠的化石記錄首先出現在地質學家所稱的「寒武紀」的岩層中,在此以前的岩層,任何假定的化石都極為罕有,可是在寒武紀岩層中,化石卻突然大量出現,不但種類繁多,而且極為複雜,誠如辛浦森所說:「化石突然大量出現,是生物史上最大的神祕。」
  以昆蟲化石為例,它出現於化石記錄中時,不但已高度發展,而且種類極多,在此以前,我們找不到「原始昆蟲」的化石,昆蟲生物是以複雜形態「突然產生」的。可是,進化論學家卻說昆蟲已經歷了數千萬年的進化。此種說法有何依據?毫無依據。大美百科全書對化石記錄有這一段話:「化石記錄對昆蟲的起源沒有提供任何資料。」
  進化論學者認為昆蟲已經歷一段長時間,只是要符合他們的進化假設而已。否則,進化論就不足信了。對於脊椎動物,化石記錄也提不出脊椎動物出現的鐵證。例如魚的出現,進化論學家無法一致同意牠是那一類祖先所產生的,據他們推理,第一條「似魚」生物出現到實際的魚存在大約相隔一億年,為何要一億年?因為他們根據進化論認為要如此的久才夠「進化」成魚。
  進化論學家又說,有些魚進化為兩棲類,有些兩棲類進化成爬蟲類,有些爬蟲類變成哺乳動物,有些變成鳥類,這些過程長達數億年。可是,化石記錄有沒有如此證明?我們找得到魚與兩棲類或哺乳類與爬蟲之間「進化中」的化石嗎?毫無疑問,各類生物進化過程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空白,化石記錄只告訴我們生物各從其類,並未說明牠們之間的演變關係。

突變也沒辦法解釋進化論
  「突變」被稱為是進化論的證據之一。科學家有時會突變來補化石記錄的不足,一般人也深信突變會產生新品種。事實果真如此?
  一位台大生物系畢業的朋友在談到生物時,總喜歡搬出像轉位、染色體、有絲分裂、去氧核糖核酸等專門名詞來嚇唬人,而且認為只有蠢人才不信進化論。有一次他說:「突變使支配遺傳的遺傳因子發生變化,自然選擇保留了有益的特徵,累積了許多代之後便進化成新品種。」這句話其實不是他說的,只不過是他從書上學來的,相信進化論的人都相信這句話。
  我說:「突變是遺傳因子的一種盲目胡亂的變化,並不具任何意義。大多數的突變是隱性的,而且是累積在遺傳因子內,它們會屢次在後代出現,造成殘廢,遺傳學家也承認累積的遺傳因子負荷促成了退化、衰老和死亡。」
  他反對地說:「大多數的突變誠然有害,但偶爾也會碰到一次有利的,自然選擇會發揮作用,它會排除有害的突變,保留有利的。」
  我問他:「你有沒有用科學實驗方法來證明這一點?」
  他說:「這是進化法則,不是可證明的。」
  我說:「進化論學家的確如此說,但事實上,這個觀點站得住腳嗎?有很多的書都談到突變會造成遺傳疾病,而且是自然選擇未能排除的,像貧血、色盲、血友病、聾啞、糖尿病、兔唇、侏儒症等。當然,也許突變能改變舊的東西,卻不能創造新的品種。」
  我們知道某些蚊蠅經突變後能抗拒殺蟲劑,有些蘭花經突變後能變得更美麗。但蚊蠅還是蚊蠅,不可能變成飛鳥;蘭花仍是蘭花,不會變成大樹。一個聾子對城市的噪音處之泰然,但聽覺正常的人常會受不了;一個斷足的人不愁染上香港腳,正常的人卻要小心提防。耳聾和斷足並不是進步的跡象,反而是殘廢的例子。
  相信進化論的人看到的突變並不是有利的進化,他們看到的只是生物類別中的少數變異。以蚊蠅或蘭花的突變來證明人是魚突變進化而來,實在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我們由各從其類的化石記錄可以看出生物的變異相當有限,生物各有其品種,絕不會越過本身族類的範圍而變成其他東西。

進化論不是科學事實
  進化論學家常用「類似」作為支持進化論的證據,如果他們的發現與自己的見解一致,就拿出來歸類;若對他們的主張不利,就棄而不用。像人、猿猴、猩猩等的骨頭相似,他們就說人是猿猴進化來的。但對於人眼與章魚眼的極端相似,卻絕口不提,他們絕不說人是章魚進化來的。
  進化論學家的武斷與專橫,常脫離了科學精神,他們常以權威自居,把不接納他們意見的人一律看作無知之輩,這種態度相當明顯。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點出這個假科學煙幕。
  進化論者用魔棒一揮,就把鱗甲變成羽毛,鰭變成腿,雖然在蛇身上消失了,卻在鳥的身上變成翼,在馬身上變成蹄,在貓身上變成爪,在人身上變成手。這些都未經證明,只是推論,奇怪的是,大家都相信。
  進化論者使人對進化論產生一種盲目的信仰,在無法證明的進化方面,他們就用專橫的權威理論來補充。可是他們常不敢正視自己的難題,像化石記錄表明進化論並不足以解釋複雜生物大量突然出現的難題,進化論者就避開不言。
  達爾文的「物種原始」是用歸納法加上想像寫成的,並不是依靠嚴謹的科學實驗得到的結果。達爾文本身只是喜愛生物的業餘博物蒐集者,並不是科班出身的生物學家,他的進化學說只能代表個人的見解,無法給大自然提供有力的線索。可以說「進化論」只是「科學想像」不是「科學事實」。
  然而,一個世紀來,無數的科班生物學視達爾文為宗師,他們盲目地為進化論下註腳,不經過實驗與求證,一廂情願地宣揚進化論,碰到不接納進化論的人,就視之為「不科學」。事實上,他們相信的只是科學想像下的產物,並非科學事實的理論。在這個時代,我們必須用全新的觀點來看進化論了。

(原載於《宇宙科學雜誌》1977 年 11 月)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權所有,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