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宇宙生命學              呂應鐘 著

    

從「無」到「萬有」之實相

       

        本書以最新之宇宙科學與生命學理論做心經之詮釋,或許傳統研究佛學者一時無法體會,事實上一個新觀念之提出總是要經過一段時日,大眾才能逐漸瞭解其內涵。呂徵(2003)[1]早在1945年11月13日第六次日本支那學院院友會上以《佛法與世間》為題演講時,就附帶指出當時佛學界的三大病:

 

今之談佛法有三大病,若不及時對治,終必不可救藥。三病者何?

一曰「泥跡」,專講婆訶苦惱,生死可畏一套話頭,引人厭世躲閃。此從小乘出,卻毫未學得小乘之嚴肅深刻精神,只剩有渾身自私自利解數,此為一大病。

次曰「蹈空」,專唱高調,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說得一片響,完全不著邊際,反倒轉來以涅槃菩提將就生死煩惱,由此引人向浮泛空虛,真同方廣道人,於佛法一無所得,此又為一大病。

三曰「純任知解」,無論說生道死,談空論有,概從知解上理會,只圖說得順口動聽,不管於自身受用如何,不問於他人利益如何,更不理會與此人世如何銜接得上,結果一場空話,竟與人生漠不相關,此又為一大病。

 

半個世紀過去了,環顧當今佛教界仍然有此三大病,因此在用傳統宗教哲學角度解經之時,更應該思考必須去除這些錯誤。

本書完全跳脫傳統錯誤的解經方法,任何人只要能經由上述五項特色及四項思考指引,深入體會心經結構與深意,即能對佛學產生全新的理解,可悲說心經即是理解超覺者整體宇宙生命學思想之最佳入門文字。而後以此種新的理解角度來閱讀整部佛經,思考佛理,就能夠進一步體悟到這位偉大的超覺者(浮圖、浮屠、佛陀)的完整思想理路,而真正融會貫通。

聖嚴法師(2001)曾將玄奘譯本《心經》做如下之解構:

 

序論: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本論:

一、人類觀—五蘊à五蘊皆空—人的本身即解脫自在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二、宇宙觀—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人在宇宙中即解脫自在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三、三世因果觀—人在生來死去中即解脫自在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四、菩薩的境界—解脫自在的範例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五、佛道—菩薩道的目的,解脫自在的終極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結論: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此結構之本論包括宇宙學(宇宙觀)與生命學(人類觀、菩薩的境界、佛道),亦涵蓋時間觀(三世因果觀),與本研究之進路極為相同,亦可證明本書思維理路之正確性,值得佛學研究者集體省思。

綜而言之,吾人必須要有如下思維:宇宙是從「無」中誕生,當時只有能量存在,其後有形實體粒子物質(色)逐漸形成,其存在也只是短暫並非永遠的,因此可以說真實的「空(能量)」之中是沒有「色(粒子)」的,甚至由此而理解宇宙各種生命的所有感受、思維、行為、意識等也全是暫時瞬間的假象。因此心經的思想核心就是在闡明如果地球人若是能夠用最新的宇宙隱秘能量、隱秘物質、多維時空等的理論來思考一切,就不會存在無知,因為宇宙間的一切都處於沒有差別的超弦振動之能量形態,深入理解之後即能了悟在能量形態的宇宙中根本不存在生老病死的現象,也就是無所謂永生或不滅,那是一個永恆涅槃的世界,不會有苦難,也沒有產生苦難的因,在這個能量世界中,萬事萬物得以規律地永恆運動。

然而我們所居住的世界是三維世界,在這世界中我們所能夠確認的物質相當有限。我們僅能知道低於三維世界的一維世界是「線」,二維世界是「面」,我們可以無阻礙地發現它們的存在,但是對於高於三維的四維世界就無法用經驗來知曉,物理學家只能用數學理論讓我們想像。

超弦理論告訴我們時空可能是十維的,雖然「眼、耳、鼻、舌、身」無法感知四維以上的存在,但是「意」卻可以讓人類體會四維以上的宇宙,這就是「靈魂意識」,地球人習慣於肉體五官所感,它卻不是永恆的存在。把肉體的生死視作真正的生死,這種想法絕對是錯誤的。(高橋信次,1989)我們的肉體遲早會因生、老、病、死而消逝,因此有形肉體的本性是空的,那就是真正仍然存在於宇宙之中的靈魂意識,是故「空相」實是支配永恆不變之實在界產生萬物的根本意識,也可說是宇宙意識的心相。

宇宙的創生曾經是純屬玄學(形而上學)的問題,現在要由最新的科學來獲得答案。物理學家霍金等人提出的量子宇宙學(quantum cosmology)即是宇宙創生的量子理論,指出宇宙的創生形態是歐幾里得的幾何空間,宇宙中所有一切的結構都可歸結為測不準原理所敘述的「波動」,而宇宙萬物是從「無」的能量創生出來的,這一段創造的過程,也許歷經數十億年。這就是現代物理學自己建立出來的上帝,不同於西方基督宗教的創世上帝信仰,反而與道學與佛學的宇宙起源相同。

從上述追根究底的思維過程中,我們可以瞭解到整個宇宙生命存在的實相,所以比地球生命層次更高的菩薩生命體就依「般若波羅密多」而比地球人更能知曉宇宙生命的狀況,從而心無掛礙,就能得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終極了解,而能夠達到終極涅槃思維,所以宇宙生命學(般若波羅密多)就是讓眾生了悟的最神奇真理、最明白的真理、是無上的真理、是無與倫比的真理,了解之後就沒有任何苦惱,這是真實不虛的。(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1] 呂徵(1896~1989,享年93),原名呂渭,1943年任支那學院院長,抗日結束後,任中國佛教學會常務理事、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兼哲學研究所研究員。為知名佛學研究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