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經大啟示呂應鐘著/1992年出版,1995年再版,2001年三版,書本型已絕版

       《目錄》

大啟示一:進入佛經之前

    思考佛教的若干偏失

    追尋原典的重要性

    《長阿含經》的世紀記錄

大啟示二:新世紀的開始

    宇宙結構大啟示

    地球生態大啟示

    不明飛行物體大啟示

    異次元時空大啟示

    異次元生物大啟示

大啟示三:時空的存在

    異時空星球

    宇宙人的生活狀況

    星際戰爭的描述

    地球毀壞和形成

    地球上古史的描述

大啟示四:新思想的啟示

    法華經妙音菩薩品宇宙旅行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上)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下)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1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2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3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1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2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3

大啟示五:待深思的問題

    佛教與科學的交集

 


 

 

 

 

 

 

 

 

 

 

 

 

 

 

 

 

 

 

 

 

 

 

 

 

 

 

 

 

 

 

 

 

 

 

 

 

 

 

 

 

 

 

 

 

 

 

 

 

 

 

 

 

 

 

 

 

 

 

 

科學?宗教?幽浮1

1984年3月2日下午2時至5時。經由《大眾科學》雜誌社發行人張之傑先生的安排,兩位原本被認為不可能談論同一主題的人士,竟巧妙的在一起,展開三個小時極為難得的對談。

一位是在佛教界頗富盛名的藍吉富先生,當時擔任中華學術院佛學研究所佛學教席,他曾在文化大學、成功大學及各佛學院講授「佛學概論」、「隋唐佛學」及「佛教世界觀」等課。藍吉富先生代表的是宗教。另一位就是筆者,代表的是幽浮和科學。

在一般人想像中,「宗教」和「幽浮」絕對沒有關係存在,「宗教」是思想與信仰上的問題:「幽浮」是超科學現象,兩者無論如何和科學不相干。但超越常理,經過我們的剖析,令人驚訝的發現,「宗教」和「幽浮」竟然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它們和「科學」又存有某種微妙的層面聯繫。

原本是屬於信仰的宗教,和被認為超科學的幽浮,都是許多有心人士致力研究的學問,但,研究的觸鬚未曾接觸過,這一次的對談可以說是超科學與超地球的,令人廣開見聞,也是科學、宗教與幽浮的研究邁向更精妙的境界的開始。

話題由宗教的起源展開。

呂應鐘(以下簡稱呂):我研究不明飛行物十多年,發覺它和宗教有密切的關係,因此也花了一些時間研讀宗教經典。由於我是科學出身的,在研究之後,認為宗教或許不是目前一般人所想像的,它的背後應該有著深厚的科學基因在。或許,在古代,宗教是高度科學發展下的某種經驗或現象,由於當時的人無法理解,便以崇敬的心情用當時有限的語詞描寫下來。後代之人無法完全領會,原意就慢慢被隱蓋住,再加上世世代代研究者以自身學識基礎來做闡釋,並做衍義,以至於分歧愈來愈多,形成一種教義數種教派的局面,甚至於把原意扭曲了。

歷史資料也是一樣,傳統文史學者研究歷史的角度和科學工作者的角度不同,相同的素材在不同知識背景的人士研究之下,會產生不同的結論。歷史如此,宗教也如此。

我有個構想,如果摒除世代宗教研究者的心得,直接以科學工作者背景去研究宗教經典,或許入門時會困難一點,但若有人協助指引,研究出來的心得會大不相同。

數年前我就有此種經驗,例如國大代表楊慎修女士曾提供我有關《妙法蓮華經》中《妙音菩薩品》的若干創見。她說《妙法蓮華經》應有十卷,目前市面流傳的只有七卷,她擁有完整的經文,並出示給我看不流傳的三卷,上面記載著許多可以用今日太空知識印證的數據資料,她說:「這三卷事實上就是太空資料,只是歷代宗教家缺乏太空知識,無法參透其中奧妙,認為是偽作經文。」

因此,我開始涉獵宗教經典,包括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等,基本角度和研究方法不同於傳統。當然,得到的結論也不同。此種現象可能會遭到「正統」宗教研究者的排斥,甚至否定。這和研究幽浮一樣,在所謂「正統」科學家的眼光來看,幽浮是不科學的。

我研究宗教的時間還不夠長,極需多覓時間深入研究。佛教、道教甚至於基督教經典中,有很多描述是相當科學的,卻被認為是「異象」,我認為這堶惜@定有很深的涵義在。

藍吉富(以下簡稱藍):以佛教的研究觀點來看,您的方法並不衝突,以人間的思維方式來講,佛教教我們最重要的是要排除既有的思想模式,或者成見,然後來研究一項事物。有時,我們用既有的思想模式來批評或衡量某些事情,有時候很方便,但常常會在某些地方犯很大的錯誤。因此,你用科學觀點研究宗教,應該不會衝突。不過,摒除歷代研究結晶,所損失的也許很大,我們不能否認歷代佛典有很多精華,但也有許多並不太適合現代人。

我認為如果完全不經由古人的研究方法,造成的誤解可能會很大。不過,你以不明飛行物體觀點來看,會看到很多前人所未看到的,這一點倒可以嘗試。至於《法華經》,自古以來有若干不同的譯本,目前流行鳩摩羅什譯本堙A全書只有七卷,《妙音菩薩品》是第七卷中的一品。

佛教媕Y談不明飛行物體,會跟其他宗教或哲學談的不一樣。因為傳統上談不明飛行物體,都是以我們人為觀點,來看這不屬於此世界的東西。但在佛教媕Y,認為其他世界的東西是很普通的事情,因為佛教的世界觀太大了,至於合不合現行的科學是另一回事。基本上佛教認為人類生存的世界是很多世界中的一個,其他世界的生活方式和我們世界不同,以現代話來講,不只物質文明不同,精神文明也不一樣。

另外,佛經中有很多的描述不是「現實經驗」,它是「禪定經驗」,因此用現代科學儀器要來探測這些,是不太夠的,至少會跟它衝突。

在現代要研究佛經有點難,有些人會用他自己的知識模式去衡量佛經。在日本和歐洲,許多人是站在「人本主義」觀點來研究佛學,他們認為無法用目前人類的智慧與科技來衡量的事,就是假的,是荒謬的。

根據統計,此種人多半不信教,因此我認為佛學研究分為兩類:一類是教內研究,指信佛教者的研究;另一類是不信佛教的人的研究,他們採價值中立、信仰中立的態度,認為無法解釋的便是假的。這也不是無的放矢,因為古今中外,假藉宗教來行騙世人的例子不勝枚舉,如果對任何宗教境界都無條件地相信,所造成的問題勢必更大。

歷史學家和哲學家、文學家研究宗教的角度不同,使用的方法也不同,於是得到的結論也不同。以佛教而論,我常呼籲談佛教不要是談佛教哲學,因為它在整個佛教體系來講,並不是最重要的。意思是說,佛教的一切是先有「證驗的境界」(證量),然後才發展出許多解釋,這些解釋才變為哲學。當初,釋迦牟尼佛並不是先提出宗教哲學,而是先有體驗,產生境界,後代之人要解釋境界,才發展出不同的哲學。我常開玩笑說,這些哲學理論說不定釋迦牟尼佛也不懂。祂有許多弟子,跟祂修行幾天就能證阿羅漢果,可見這都不是哲學所能成就的。因此,即使研究宗教哲學一輩子而不體驗,必無法使你達到宗教上的證驗境界。

有些學者喜歡用鑽牛角尖的方法來研究佛學,喜歡用深奧的術語,其實很多道理都很簡單,只要照著做,境界就會提升。哲學家如此,歷史家也一樣,喜歡用考證的方法來研究佛學。我們中國人很喜歡的幾部經,在歷史學家心目中都是假的,例如《圓覺經》、《楞嚴經》等。從考證的尺度來看,認為堶惘陶\多問題存在。歷史學家和哲學家用他們自己的角度來看,得到某種角度的結論,如此結論與宗教本身是不一定能一致的。

呂:這些不同學科的學者用自身科的狹義知識領域去探討一件事情,應該知道所得的結論只代表某一學科領域,竟然排斥其他學科的說法,言下之意只有他的才正確,這種態度本身就不科學。

藍:對,他代表的意見,其實只不過是他自己領域中的某一點說法而已。

呂:以物理博士來說,研究高能物理者不代表對所有物理領域都很行,他行的只是一點,跳出這一點,說不定所知的比若干大學生還少。然而,確有許多人時常犯這毛病,認為自己就是全部。譬如說一位學哲學的,以自身的哲學訓練來研究佛經,得到的結論應只屬於哲學範圍,不代表全部,所以堅持自己結論的態度是不對的。

這種人太多人,有些歷史學家認為某些佛經是假的,他們就堅持自己的觀點,弄得兩派辯論。說實在,若談到其他知識領域,他們所知的就太少了,這就是「知識障」。我覺得目前國內學術不彰,最大原因就在這堙A為什麼知識不開放一點。

藍:這是他們的專業知識所致,他只能以專業知識來衡量事物,或許他濫用了,認為一切事物都應該用他的專業知識來衡量。或許,這可以用「泛科學主義的謬論」來描述,因為科學主義只能解決某一範圍內的問題,超過這個範圍就不行了。

呂:但許多人犯了這個毛病,總以科學做標準,認為合乎目前唯物科學標準才算科學,否則就是不科學。像研究飛碟,就被認為是不科學、科學野狐禪、現代神話。這些「泛科學主義者」換另一個角度來看,實在很悲哀,認為一定要用儀器測出來的才相信,事實上,有很多事物是無法用儀器測量的。

  藍:有鬼沒有鬼的問題也是如此,前沒多久,有位法師幫人超度,家屬就看到亡魂來了,那位法師同時也看到了,雖然周圍旁觀人不一定看得到,但是卻有兩個人同時看到,可見他們兩人是看到一個客觀的對象,我們總不能說,這兩個人同時產生相同的幻覺吧!

  我是用維也納學派的「可檢證原理」來說明,並不是說要所有的人都檢查得到的,才相信。譬如說,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沒有游泳過,不曉得人可以在水中浮起來,萬一第一個人嘗試過游泳,知道人可以浮起來,他告訴別人,一定沒有人相信。但只要你照他的方法去做,也可以浮起來,這就是可檢證,只要可檢證,就可以相信。但是現代的修行很苦,也不容易得到較高的境界,因此能去檢證的人數較少,所以大多數人仍不相信。

  另一個理由是江湖騙子太多,像乩童,我花了幾年時間去調查,發覺十分之七、八是不太可信的,也並不是說他們故意造假,只是他們發動起來的時候,迷迷糊糊,不曉得是自己意識或外來意識在做主,因此產生偏差。

  呂:目前有一個很壞的現象,是某些人常以自身所學的想當然爾心態,來否決一些他未曾接觸或未曾研究過的事物,此種態度就不符合科學精神,不應該。

  藍:這也難怪,他們都是接受西方的教育,不管是研究民俗、神話、宗教、哲學等,其基本立場一定是「人本主義」,認為現在可以檢測的學問才是唯一真理,那些不能測定的都是幻象。

  我舉個例子,在二月份,我主持一次「東方宗教討論會」,參加的是一些佛教學者或道教的朋友,每次由一個人發表論文,大家討論。這次我請一位夏威夷教授來演講,他是加拿大人,研究中國儒、釋、道三教。他說他的一位老師是中國人,在香港教佛學,相當有名,不過,他說:「我這個老師很奇怪,在中國來講是第一流高級知識分子,典型的紳士,而且指導博士班學生的教授,但我最不了解的是他居然相信有鬼。」

  這位夏威夷教授寫過佛學論文,研究過中國宗教,但完全不相信有鬼,認為是假的,人造出來的。一般來講,他可以代表西方知識分子的大部分層面,國內學者也是受西方人本思想的教育,就產生相同心態。

  從宋明理學開始,許多人排斥佛教,對宗教比較客觀是近幾十年來的事情。據我看,以前排佛大都不是哲學問題的爭論,而是從社會、民族等角度著眼。他們看到許多憎尼不懂教理,佛教又是外國宗教,所以就排斥,不過這種情形已開始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