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經大啟示呂應鐘著/1992年出版,1995年再版,2001年三版,書本型已絕版

       《目錄》

大啟示一:進入佛經之前

    思考佛教的若干偏失

    追尋原典的重要性

    《長阿含經》的世紀記錄

大啟示二:新世紀的開始

    宇宙結構大啟示

    地球生態大啟示

    不明飛行物體大啟示

    異次元時空大啟示

    異次元生物大啟示

大啟示三:時空的存在

    異時空星球

    宇宙人的生活狀況

    星際戰爭的描述

    地球毀壞和形成

    地球上古史的描述

大啟示四:新思想的啟示

    法華經妙音菩薩品宇宙旅行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上)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下)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1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2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3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1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2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3

大啟示五:待深思的問題

    佛教與科學的交集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船的真實性(下)

再細研「五乘」的本意

佛學上也有五乘的說法,五乘指三乘(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之外另加人乘、天乘兩種。五乘梵音是Panca Yanani,英譯為Five vehicles,五種乘具之意。

「人乘」梵音是Manusya-yana,英譯為Vehicle for Human Being,就是「給人類坐的乘具」。《大辭典》說:「人乘,五乘之一,乘此以生於人趣也。」最後一句的意思是:乘坐這個(東西)用來出生於人趣。

人趣是六趣之一,六趣也稱為六道,即地獄時空、鬼類時空、畜生時空、阿修羅時空、人類時空、天人時空。是指眾生由於業因的差別而有不同的趣向之處,也就是六所(註十三)。此處的「趣「字不是趣味、興趣,用國語來念無法體會出隋唐時代譯經時用「趣」字的本意,改用台語(閩南語)來念趣,音為ㄔㄨˋ,和國語的「處」、台語的「厝」同音,也就是指六個處所,換用當代科學術語就是「六個時空」。

「天乘」梵音Deva-yana,英譯為Vehicle for Gods,中文意思是「給神類坐的乘具」,此處用「神類」這個稱呼是在對應「人類」,不是指宗教信仰上的神。《大辭典》說:「能修十善,乘之而生於欲界之六天;能修禪定,乘之而生於色界無色界之諸天,是名天乘。」

《大辭典》說:「天,梵名提婆Deva,其一分在須彌山中,其一分遠在蒼空,總名之為天趣,六趣之一也。」Deva的原意是「神」,指住在天上界的那些守護神,如帝釋天、大自在天等等,原本都是印度教的神,後經佛教採用。

由上可知,「天趣」是在須彌山及蒼空之中,「天」就是神類的總稱。《嘉祥金光明經》疏曰:「外國呼神亦名為天。」可見如帝釋天這個名詞就是帝釋神,佛教各種天就是指各種神類,而不是自然界的天。

《法華經寶塔品》說:「移諸天人,置於他土。」用白話講就是,遷移那些天人,放置在另一片土地上。這句話值得我們研究,在佛教觀念中,天人就是指天上之人,包括天眾和其眷族們,也就是天界生類的總稱(註十四),我們可以用「神類」來稱呼。

中國佛教極重視人死後被度到彼岸、極樂世界、淨土、佛土、佛國土的業報思想,淨土是指某位佛統治的國土,也稱佛國土,是宗教上的理想國。佛教認為人類迷惑生死的現世是「此岸」,「彼岸」指解脫現世的煩惱之後到達覺悟的境界。從中國譯經史來看,理想化的淨土信仰是公元四世紀以後的事,並不是佛陀在世時開示的信仰,它是阿彌陀佛的信仰受到鼓吹後才流行的。

五乘的不同說法有很多,除了上述之外,又指天乘、梵乘Brahma-yana(Brahma Vehicle)、聲聞乘、緣覺乘、諸佛如來乘Buddha-yana。也又指一乘Eka-yana(Single Vehicle)、菩薩乘、緣覺乘、聲聞乘、小乘Hina-yana(Exclusive Vehicle)。由英譯可知,「一乘」就是單人乘具,「小乘」就是專用乘具。也又指聲聞乘、獨覺乘、無上乘Anuttara-yana(Excellent Vehicle)、種種乘Nana-yana(Various Vehicles)、人天乘Deva-manusya-yana(Vehicle for all Gods and men)。由英譯可知,「無上乘」就是精緻卓越的乘具,「人天乘」就是給所有神類和人類坐的乘具。

「乘」其實就是宇宙飛船

經由上述完全依照經典與辭典作全面及周密的比較研究,我們已很清楚了解「乘」字的真正涵義,也得到此字的正確讀法是ㄔㄥˊ,而不是坊間所念的ㄕㄣˋ。而根據《佛經》,乘有很多種(種種乘),它的真正用途是運載人類或神類往來於不同的處所,用現代話來說,就是往來於不同時空(異次元)的航行器具,更白一點的說法,「乘」事實上就是航行宇宙間不同時空的笐具。

有了這一層認識,原本《佛經》中的許多純宗教的信仰就變得相當合理、相當科學,也完全可理解了。「彼岸、佛土、淨土、極樂世界」等觀念,事實上就是宇宙另一個時空中的好地方,那個時空的頻率和我們時空的頻率不同,所以我們看不到,若說我們的時空是有形的,那麼另一個時空就是無形的(其實這樣的稱呼並不恰當,對那個時空的生命來說,他們是有形的,我們是無形的)。

居住在那個時空的生命體,因其層次的不同,被我們分別稱為天人、神佛、或菩薩。他們已經擁有往來宇宙間不同時空的飛船。

歸納言之,單人飛船叫一乘,又有一種單人小型飛船叫獨覺乘,弟子坐的飛船叫聲聞乘,地球人類坐的飛船叫人乘,其他時空神類坐的飛船叫天乘,特殊用途的專用飛船叫小乘,精緻高級飛船叫無上乘,人類和神類共乘的飛船叫人天乘,大型的菩薩及佛類坐的飛船叫大乘。

待思的觀念

本論文提出「乘就是宇宙飛船」的新看法,可以說是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多年來的創舉,也是很大膽的思想,現實佛教界人士恐無法接受,會視本文觀點為外魔邪道,或群起而批判。但是本文立論的原始基礎,完全取自《中梵英泰佛學辭典》、《佛學大辭典》、《佛教術語辭典》,尤其是《佛學大辭典》四大冊原本就是國內佛教界長期以來最完整、最權威的工具書。本人精讀這些公認的好辭典,發現了「乘」的本意,觀點並非隨意自創,因此本文立論完全無懈可擊。

本人極推崇及喜歡佛典,知道佛陀的開示有很多是宇宙科學真相,描述真實宇宙的情況,只可惜兩千多年來研讀佛經的人士大都沒有天文學背景,遂以宗教哲學信仰的角度來解說佛陀的描述,以致原本極清晰的觀念,愈解說愈令人迷糊。因此,本人常思以本身天文學的造詣為偉大的佛典開創一扇新時代的新窗,不是要違逆佛典的本意。

羅桑倫巴說:「只要我們能克服宗教的偏見和狹觀,把事情公開討論,我們便能觸及到根本的事實,世界的歷史便可獲得匡正。」也說:「在希臘的傳說和許多不同形式宗教信仰的宗教著作堙A都常常提到幽浮。」(註十五)可見人類、宇宙人、神類、幽浮、宗教之間必定存在著尚未完全知曉的關係。

註:

.呂應鐘譯《上帝駕駛飛碟》,台北,希代書版公司,1976年。

.釋睿理著《佛學概論》,台北,普門文庫,1981年。

.中村元編《中國佛教發展史》,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84年。

.呂徵著《中國佛學思想概論》,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86年。

.蔣維喬著《佛學綱要》,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87年。

.聖嚴法師著《正信的佛教》,台北,東初出版公司,1986年。

.佛陀耶舍、竺佛念譯《長阿含經選集》,台北,圓明出版公司,1992年。

.會性法師著《大藏會閱》,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78年。

.丁福保編《佛學大辭典》,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87年。

.高毓麟編《佛教術語辭典》,台北,常春樹書坊,1984年。

十一.普門報恩寺編《中梵英泰佛學辭典》,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82年。

十二.同註6。

十三.同註8。

十四.同註8。

十五.羅桑倫巴著《超越第十》,台北,天華出版公司,198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