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經大啟示呂應鐘著/1992年出版,1995年再版,2001年三版,書本型已絕版

       《目錄》

大啟示一:進入佛經之前

    思考佛教的若干偏失

    追尋原典的重要性

    《長阿含經》的世紀記錄

大啟示二:新世紀的開始

    宇宙結構大啟示

    地球生態大啟示

    不明飛行物體大啟示

    異次元時空大啟示

    異次元生物大啟示

大啟示三:時空的存在

    異時空星球

    宇宙人的生活狀況

    星際戰爭的描述

    地球毀壞和形成

    地球上古史的描述

大啟示四:新思想的啟示

    法華經妙音菩薩品宇宙旅行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上)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下)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1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2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3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1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2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3

大啟示五:待深思的問題

    佛教與科學的交集

 


 

 

 

 

 

 

 

 

 

 

 

 

 

 

 

 

 

 

 

 

 

 

 

 

 

 

 

 

 

 

 

 

 

 

 

 

 

 

 

 

 

 

 

 

 

 

 

 

 

 

 

 

 

 

 

 

 

 

 

 

 

 

 

 

 

 

 

 

 

 

 

 

 

 

 

地球毀壞和形成

除了大型戰爭外,地球人還有三種災劫,佛陀說:「世間別有三種中劫,何等為三?一者刀兵,二者饑饉,三者疾疫。」刀兵指盜匪殺戮,不是戰事。其餘二者,顧名思義,一看便知。這些災難是《三劫品第十》中所描述的,這一章文字最少,佛陀只講這三種災難而已。《世紀經末日品第十一》裡就用很大篇幅將世界的「成住壞空」做說明,並描述「七日並出」的末日景象。 

於世界中,有四無量,不可量不可稱不可思議。何等為四﹖

若世界住,此不可得算計而知……

若世界住已壞,亦不可得算計而知……

若世界壞已復起,此亦不可算計而知……

若世界成已住,此亦不可算計而知……。 

佛陀在此向弟子說明宇宙的形成、孕育生命、毀滅之過程,並說明這些過程無法算計其年代。接著佛陀用相當詳實的描述,說明宇宙轉趨毀滅的過程,這也就是地球末日的景象: 

云何世間住已轉壞﹖諸比丘,當於彼時,無量量時長遠時(地球轉壞之時,是在很久之後)。天下亢旱無復雨澤,所有草木,一切乾枯,無復遺餘。天久不雨,一切草木,悉皆乾枯,亦復如是(首先是天下乾旱,出現乾枯之象)。 

爾時有迦梨迦大風,吹八萬四千由旬大海之水,皆令四散,於下即有日天宮殿(日天宮殿指太陽,當時天上一個太陽),便吹一日,出在海上。

第二日出世間(第二個太陽出現地球上),諸小陂池溝河,一切乾竭。

第三日出世間(第三個太陽出現地球上),所有大陂大池大溝大河,及琲e等,一切諸河,悉皆乾竭。

世間復有第四日出(又有第四個太陽出現),爾時一切大水大池,皆悉乾竭。

世間復有第五日出(又有第五個太陽出現),當於是時,此大海水,一切大海水,漸漸乾竭。無復餘水。

乃至六日出現世間(到了第六個太陽出現),彼四大洲,及八萬四千小洲,一切大山,乃至須彌山,並皆煙起,起已復起,猶如瓦師燒器物時,器上火焰一時俱起,起已復起,其火遂盛。充塞遍滿。

七日出時(第七個太陽出現),彼四大洲,及八萬四千小洲,一切大山乃至須彌山,普皆洞然,地下水際,亦悉乾竭。水聚既盡,風聚亦滑,如是火焰熾盛之時,須彌山頂,一時崩落,其火轉熾,風吹上燒梵天宮殿。 

從一個太陽到七個太陽並出,詳細描述地球末日景象,在今日我們無法印證,只有待末日之時了。如果讀者對聖經啟示錄有印象的話,應該可以體會出聖經的末日景象,也提過「七封印」,不論是佛經或聖經,都有此相同的「七」字,其中是否有地球人所未知的意義?以上是地球轉壞的描述,除此佛陀也描述地球形成的狀況: 

諸比丘,云何世間壞已復成﹖爾時復經無量久遠不可計數日月時節,起大重雲,乃至復遍梵天世界。既遍復已,注大洪雨,……經歷多年,百千萬年,彼雨水聚,漸漸增長……時彼水聚雨斷已後,還自退下,無量百千萬億由旬……世間出生四大山峰……於四方面作四大洲,及八萬小洲,並餘大山,如是展轉,造作成就。 

這段文字若用白話寫出,和現代天文學中地球形成的描述完全一樣。可見佛陀早在2千5百多年前,已告訴我們地球的起源,形成的經過,同時也描述其他星球形成的經過,如梵身諸天、他化自在天、化樂天、兜率天等,在《末日品第十一》中,都有詳細描述。

而妙的是佛陀也能解釋地球海水鹹味的由來:

於世間中,復有大海,如是出生,復河因緣,此大海水,如是鹹苦不堪飲食﹖ 

    這些問話,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佛陀在世時,花了很多時間在講地球和宇宙的事物!為何祂要如此?這個問題暫先留下,容後再探討。佛陀認為海水鹹的原因有三: 

此事有三因緣。何等為三?一者從火災後,經無量時長遠時,起大重雲,彌覆凝住,乃至梵天,然後降雨,其滴甚大,廣說如前。彼大雨汁洗梵身天一切宮殿,……洗已復洗,如是大洗,洗彼宮時,所有鹹辛苦味悉皆流下。次復遍洗須彌山王及四大洲,……如是洗時,浸漬流盪其中,所有鹹辛苦味,一時併下入大海中。諸比丘,此第一因緣,令大海水鹹不堪食。

復次此大海水,為諸大神大身眾生之所居住。何者大身,所謂魚鱉虯獺黿鼉蝦蟆宮毘羅低摩耶低寐彌羅低寐兜羅兜羅祁羅等,……有如是等大身眾生在其中住,彼之所有屎尿流出,皆在海中,以是因緣,其水鹹苦,不堪飲食。諸比丘,此為第二鹹苦因緣。

復次此大海水,古昔諸仙曾所祝故。諸仙祝言,願汝成鹽味不堪飲,願汝成鹽味不堪飲。諸比丘,此是第三鹽苦因緣,令大海水鹹不堪飲。 

依地球科學說法,海水鹹味的成因是因數億年前,大水沖刷地層,使礦物質逐漸累積而成。而佛陀的第一個因緣說法和此完全相同,可見不論科學和宗教,都已有了相同的研究主題了。至於第二、三因緣就不是我們所知的了。

其實在《末日品第十一》中,也包含宇宙其他星球的「成、住、壞、空」四個階段的描述,像光音天、梵身天、他化自在天等,都一樣是先形成雲雨,然後大雨聚成水,露出土地,然後生物一一展現。這些過程和聖經的聖經《創世紀》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世紀經》最後一品為《最勝品》又稱《天地成品》,其科學紀錄多得不勝枚舉,現就一一展示如下,括弧內文字是白話解釋。 

諸比丘,世間轉已,如是成時(當地球形成之初),諸眾生等,多得生於光音天上(許多生命是生於異次元的光音天),是諸眾生,生彼天時(這些生命生活在光音天時),身心歡愉,喜悅為食,自然光明,又有神通,乘空而行,得最勝色,年壽長遠,安樂而往(這些光音天生命具有神通,壽命很長)。

諸比丘,爾時世間轉壞已成(那時地球已形成),空無有物(沒有任何生物),諸梵宮中未有眾生(也沒有高等生命)。光音天上,福業盡者,乃復下生梵宮殿中(光音天上一些福報結束的生命,便投生在地球上),不從胎生忽然化出(是突然生在地球上,不是胎生的,當然,那時地球上沒有人),此初梵天名娑訶波帝(這最初的一位名叫世界主)。

爾時,復有諸餘眾生(那時,又有其他生命),福壽盡者,從光音天,捨身命已安於此生(也從光音天下來,化生在地球上),身形端正,喜悅住持,以為飲食,自然光明,有神通力,騰空而行,身色最勝,即於其間,長居久住(這些最先來到地球的宇宙生命,均有神通,飛來飛去)。

當然如是三摩耶時,此大地上出生地肥,周遍凝住(地球表面逐在地上形成一些物質),譬如有人熟煎乳汁,其上便有薄膜停住(好像加熱的牛乳表面,生出一層膜),亦如水膜,停住水上,如是如是。復於後時,此大地上所生地肥,凝然停住,漸如鑽酪,成就生酥(這些地上自然生出的物質,如乳酪),有如是等形色相貌,其味甘美,猶如上蜜(此物質很甜,像上等蜂蜜)。爾時眾生其中忽有性貪嗜者(那時,降生地球的生命中,有一些貪吃的人),作如是念(作此種想法):我今亦可以指取此,試復嘗之,令我得知,此是何物(我可用手指沾來嘗嘗,好使我知道那是什麼)﹖

時彼眾生作是念已(這些先民想了之後),即以其指深齊一節,沾取地味,吮而嘗之,嘗已意喜(使用手指去沾取地上物質,吸吮嘗食)。如是一沾一吮,乃至再三,即生貪者,次以手抄,漸漸手掬,後遂多掬,恣意食之(如此反復沾食,後用雙手掬食,愈吃愈多)。

時彼眾生,如是抄掬,恣意食時,復有無量其餘諸人,見彼眾生如是食噉,亦即相學,競取而食(另有很多人,看到那些生命在取食,便學他們,統統加入競相取食的行列)。

諸比丘,彼諸眾生(那些生物),取此地味(取食這種地上美味),食之不已(吃個不停),其身自然漸漸澀惡(他們的身體漸漸難看),皮膚變厚,顏色暗濁(膚色變深了),形貌致異,無復光明(容貌也變了,不再光明),亦更不能飛騰虛空(身體也再飛不起來了),以地肥故(因吃了地上物質的原故),神通滅沒(神通全沒了)。

以上的引述及解釋的長段文字,描述地球形成之初,尚無生物,最早的地球生命是從光音天下來的,當時他們有神通,可是當吃了地上的物質之後,便整個改變,神通消失,變成難看的地球人模樣。若佛陀沒有瞎編的話,則所有人應該相信,在上古時代,先民們應具有超能力,後因世俗飲食之故,超能力漸消失,成為土地上辛苦作事的上古原始人。這些不再光明不再飛騰的生物,應該就是地球上古人類。

這些上古地球人看到天上有個發光體,每天從東方出來,到西方沒入,經過數天後,公認那是同一個物體,並稱這個光明流行之物為「修梨耶」。《佛經》上說: 

爾時日天勝大宮殿(太陽)從東方出,繞須彌山半腹而行,於西方沒。西方沒已,還從東方出。爾時眾生復見日天勝大宮殿,從東方出,各相告言;諸仁者,還是日天光明宮殿,再從東出,右繞須彌,當於西沒。第三見已,亦相謂言:諸仁者,此是彼天光明流行,此是彼天光明流行也,是故稱日為修梨耶。 

「日天勝大宮殿」就是太陽,這一段描述太陽東出西沒情況,被稱為「修梨耶」,意思是:此是彼也(這個就是那個),指每天跑出來的日天宮殿是同一個。而佛陀也說明了太陽光照許多星球的天文現象: 

從彼日天大宮殿中,光明相接,出已照曜,遍四大洲及諸世界。 

更描述了太陽在夏季向北行半年,在冬季向南行半年的回歸現象: 

日天宮殿常行不息,六月北行,於一日中,漸移北向……六月南行,亦一日中,漸移南向。 

至於夏天晝長夜短,冬天晝短夜長的現象,也在《天地成品》中有描述: 

有何因緣,於冬分時,夜長晝短?

日天宮殿,過六月已,漸向南行,每於一日,移六俱盧奢,無有差失當於是時,日天宮殿在瞻部洲最極南陲,地形狹小,日過速疾,以此因緣,於冬分時,晝短夜長。……有何因緣,於春夏時,晝長夜短﹖ 

接著,佛陀說明春夏晝長夜短的原因,是因為太陽向北行: 

在瞻部洲中央處而行,地寬行久,所以晝長。 

「四大部洲」有不同解釋法,一曰是地球上四大洲,二曰南瞻部洲是地球,其他三洲是其他星球。我們無法證明何種理論正確,但佛陀又有一段文字描述,讓我們得以推論出「四大部洲」全在地球上。這段文字是這樣的: 

若瞻部洲,日正中時,東勝神洲,日則始沒,西牛貨洲,日則初出,北俱盧洲正當半夜。 

    這一段文字正是「地圓說」的寫照,四大洲分布在四個地方,位在球形地球四處,所以南瞻部洲日正當中時,位於東邊的勝洲是日沒時分,而西邊的牛貨洲為日初時分,當然,相對的北俱盧洲在半夜。

由佛陀接續描述的經文,可完全看出四大洲分別位於圓形地球的不同地方,並非有南北之分,那麼是否要重新考據這四大洲到底是現在地球何些洲?或這其中有差異存在?佛陀說: 

若瞿陀尼洲(西牛貨洲)日正中時,此閻浮洲(南瞻部洲)日則始沒。鬱單曰洲(北俱盧洲),日則初出。弗婆提洲(東勝神洲),正當半夜。 

而且佛陀又有一段很明白表示東西方的排列: 

若閻浮洲人所謂西方,瞿陀尼人以為東方;瞿陀尼人所謂西方,鬱單曰人以為東方;鬱單曰人所謂西方,弗婆提人以為東方;弗婆提人所謂西方,閻浮洲人以為東方。 

由此更可看出,這四大部洲是順序排列,分別位於圓形地球的四方位,而非平面地球的四方位。要將今日地球大陸分布狀況去「符合」四大部洲,實在很難。除了太陽,佛陀也深談過月亮: 

月天宮殿,依空而行。諸比丘,月宮殿前,亦有無量諸天宮殿,引前而行。無量百千萬數諸天子等,亦在前行。 

    明白指出月亮是在虛空中運行,而且還有數不盡的星球(諸天宮殿)及數不盡更小的星球小行星等(諸天子等),在月球前方運行。而且,月亮也在夜晚分別照四大洲:「月宮殿光照四大洲。」當然這不是同時照耀,是在夜晚才會照耀某一洲。

月球有圓缺現象,佛陀也在經文上明白說明: 

爾時月天宮殿,面相轉出,以是義故,圓滿而現。復次青色諸天,常半月中隱月宮殿,然此月宮,於逋沙他十五日時,形最圓滿,光明熾盛。月天宮殿,於黑月分第十五日,一切不現。 

佛陀是大智慧者,精通天文地理,且有「透視」其他時空的能力,可以看到地球人所看不到的宇宙外星事件,這一切並非很玄,而是相當合理且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