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經大啟示呂應鐘著/1992年出版,1995年再版,2001年三版,書本型已絕版

       《目錄》

大啟示一:進入佛經之前

    思考佛教的若干偏失

    追尋原典的重要性

    《長阿含經》的世紀記錄

大啟示二:新世紀的開始

    宇宙結構大啟示

    地球生態大啟示

    不明飛行物體大啟示

    異次元時空大啟示

    異次元生物大啟示

大啟示三:時空的存在

    異時空星球

    宇宙人的生活狀況

    星際戰爭的描述

    地球毀壞和形成

    地球上古史的描述

大啟示四:新思想的啟示

    法華經妙音菩薩品宇宙旅行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上)

    從佛學乘的本意探討宇宙飛

        船的真實性(下)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1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2

    科學も宗教も幽浮3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1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2

    神秘大探索的啟示3

大啟示五:待深思的問題

    佛教與科學的交集

 

 

 

 

 

 

 

 

 

 

 

 

 

 

 

 

 

 

 

 

 

 

 

 

 

 

 

地球生態大啟示

前面言及四大部洲也許是指地球上的大陸分布,這是一種看法。還有另一種看法是:四大部洲是在「漏斗」中的不同地方的星球,我們地球所在是南瞻部洲,其餘三洲就無法知曉是何星球了。這種說法也合理,因為佛陀在描述宇宙時,不一定只談地球之事,談宇宙萬象是很正常。

在四大洲中,最大的是北俱盧洲(鬱單曰洲),佛陀專為此洲作極詳細的描述,他說: 

彼鬱單曰洲,於四天下中比餘三洲,最上最妙,最高最勝,故說彼洲。 

北俱盧洲位於南瞻部洲北方,面積最大,曾被視為地球上的歐亞大陸。佛陀也很詳細的描繪此洲的植物、動物、河流、山脈、居民生活狀況,甚至於生男育女的狀況。例如: 

鬱單曰洲,其地平正,無諸荊棘。深邃稠林。坑坎屏廁。糞穢不淨。礓石瓦礫。是金銀。不寒不熱。時節調和。地常潤澤。青草彌覆。諸雜林樹。枝葉睆a。華果成就。

有無量山,彼諸山中,有種種樹,其樹鬱茂。出種種香,其香普熏。遍彼洲處,生種種草,皆紺青色,右旋宛轉,如孔雀毛,香氣猶如婆師迦華(一種雨後的花)觸之柔軟。 

    這是描述北俱盧洲地形及當地的植物。 

阿耨達多池之四面,有四大河,闊一由旬,雜華彌覆。其水平順,直流無曲。不急不緩,無有波浪。奔逸衝擊。其岸不高,平淺易入。諸河兩岸,有種種林,交柯映覆,出眾妙香。有種種草,生於其側,色青柔軟,宛轉右旋,略說乃至。高齊四指,下足隨下,舉足還復。亦有諸鳥出種種聲。於河兩岸又有諸船,雜色可樂。 

    這是描述河流、兩岸花木及船隻。 

鬱單越人,若有飢渴須飲食時,便自收取,不耕不種,自然粳米,清淨鮮白,無有糠[米會](合一個字,左為米,右為會)。取已盛置敦持果中,復取火珠,置敦持下,眾生福力,火珠應時,忽然出焰。飲食熟已,焰還自滅。彼人得飯欲食之時,施設器物,就座而坐。自然粳米成熟飯時,清淨香美,眾味備具,不須羹臛。其飯形色猶若諸天蘇陀之味,又如華叢潔白鮮明。其地又有自然亢米,不藉耕種,鮮潔白淨,無有皮薈。欲熟食時,別有諸食,名曰敦持,用作鎗斧,爆以火珠,不假薪炭,自然出焰,隨意所欲,熟諸飲食,食既熟已,珠焰乃息。 

這是描述北俱盧洲人煮飯的方法。用一種「敦持」可以產生火珠,也許就是火石吧!

琠韞b夜,從阿耨達多四池之中,起大密雲。然後乃雨,八功德水,如牛乳頃,雨深四指,當下之處,即沒地中,更不滂流。還於半夜,雨止雲除,虛空清淨,從海起風,吹此甘澤,清涼柔軟,觸之安樂。

    這是描述下雨,及雨後舒爽感覺。

普賢苑亦無守護,鬱單曰人,若欲須入普賢苑中,澡浴遊戲,受快樂時,從其四門隨意而入。入已澡浴,遊戲受樂,既受樂已,欲去即去,欲留即留

    這是描述他們澡浴遊戲的情形。北俱盧洲有四個遊樂苑,分別稱為善現苑、普賢苑、善華苑、喜樂苑。

鬱單越人,澡浴遊戲受諸樂時,即皆至彼河之兩岸。脫其衣裳,置於岸側,各坐諸船乘至水中,澡浴身體,遊戲受樂,既澡浴已,隨有何人在前出者。即取上衣著已而去,亦不求覓所服本衣。何以故,鬱單越人無我我所,無守護故   

這是描述北俱盧洲人乘船到河中澡浴玩樂情形。他們洗完澡後,可以隨意拿起衣服就穿,不用找自己的衣服。 

鬱單曰人,髮紺青色,長齊八指,人皆一類,一形一色,無別形象可知其異。

鬱單曰人,悉有衣服,無有裸形及半露者。親疏平等,無所適莫。齒皆齊密,不缺不疏,美妙淨潔,色白如珂,鮮明可愛。 

    這是描述他們穿著衣服和牙齒狀況。 

鬱單曰人若於女人生染著,隨心所愛,迴目觀視,彼女知情,即來隨逐,其人行至於樹下。所將之女,若是此人母姨姊妹親戚類者,樹枝如本,不為下垂,其葉應時萎黃枯落,不相覆苫,不出華果,亦不為出床敷臥具。若非母姨姊妹等者,樹即低枝,垂條覆蔭,枝葉成鬱,華果鮮榮,亦為彼人出百千種床敷臥具,便共相入於樹下,隨意所為,歡娛受樂。 

    這是描述北俱盧洲的男女情愛狀況。他們可以隨心所愛,而樹枝會分辨有否親族關係,若沒有親族關係,就低垂檔起外界視線,並舖出床具來。如果才親戚關係,樹木就不動,他們就不可以有關係。這個描述實在令人無法想像,佛陀會描述此種情愛天堂,和一夫一妻制相牴觸哩! 

鬱單曰人,住於母胎,唯經七日,至第八日,即便產生。其母產訖,隨所生子,若男若女,皆置於四衢道中,捨之而去。於彼道上,東南西北,行人往來,見此男女,心生憐念,為養育故,各以手指內其口中,於彼指端,自然流出上好甘乳,飲彼男女,令得全活。如是飲乳,經於七日,彼諸男女還自成就一類身,與彼舊人形量無異。 

    這是描述他們的生育和養育狀況。奇怪的是在生產子女之後,便置於街道中,母親自己捨之而去,讓來往行人用指頭餵乳汁。 

鬱單曰人大小便將下之時,為彼人故,地即開裂,便利畢已,地合如故。何以故﹖鬱單曰人樂潔淨故,樂意喜故。   

    這是描述當時北俱盧洲人大小便的狀況,大地會自動裂開,也著實方便。 

鬱單越人壽命一定,無有中夭。命若終時,皆得上生。

彼鬱單越洲,於四天下中,比餘三洲,最上最妙最高最勝。 

    這是在描述北俱盧洲人的壽命完整,沒有人在生命中途就夭折,而他們命終的時候都會上升到高層的時空去。此洲是四大洲裡頭最好的一洲。

以上這些段落絕對是古代地理人文誌,並不是什麼宗教經文,可是為什麼原始佛經中會有如此詳細的地理人文紀錄?如果我們改用現代啟示的觀點,願意「承認」《世紀經》中的內容是佛陀闡述宇宙和地球事物的具體文字,那麼,對於經文描述的現象就自然相當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