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論與進化論的論爭

 

Dr. John SailhamerGenesis Unbound

  

    提起創世記第一、二章,我們很容易便聯想到諸如大爆炸理論、或者一幅無涯宇宙中一個地球的圖畫,又或是進化論與創造論的問題;說到創世記,人們也很易想到創造論和進化論間的爭論。

    Sailhamer這書,卻是要指出:創世記的原本意義並不在這裡。他是一位福音派的舊約聖經學者,曾參與創世記多種英文譯本的翻譯工作,也有份著述幾本舊約的釋經書,他的觀點或者也值得大家參考。

    Sailhamer首先開宗明義地指出,今天我們對創世記12章的解釋,很大程度上已經套入了科學時代的宇宙觀,而非聖經作者的原意。他根據希伯來文聖經,認為創世記12章記載了上帝所做的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上帝創造了宇宙萬物,包括了日月星辰和地上所居住的各種動、植物,這一切都包括在創1:1的簡短敘述裡:「起初上帝創造天地。」聖經並沒有提到上帝在甚麼時候、用了多少時間來創造宇宙萬物。

    第二件事是由兩段平行的敘述組成的:從創1:2開始,上帝就為人預備了一片土地(而不是「地球」),並在這土地上安排了日月星辰、空氣和海水、及其中的各樣動物。上帝用六天的時間預備了這片土地,並在第六天創造了人類。第二段敘述在創世記第2章,它從另一個角度描述上帝這作為:祂為人類安排了一個園子,並且在用泥土造人後將人安置在其中。

    Sailhamer指出,創世記第1章的「土地」就是第2章的「園子」,兩者其實就是將來耶和華應許賜給亞伯拉罕和他後裔的「應許之地」。從經文的組織來看,創1-2的序述正好就是摩西五經的序言,這序言點出了摩西五經的主題思想:神創造了人類,把他們安置在祂所預備的土地上,並呼召他們敬拜祂、順從祂的命令,接受祂的祝福。

    值得注意的是,Sailhamer說他所持的解釋無論如何也不能算是他獨創的,相反,歷史上很多未受希臘思想影響的猶太釋經學者都曾經持有類似的看法。這解釋有甚麼論據呢?以下是一些摘錄: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天」(shamayim)和「地」(eretz)連在一起使用是舊約聖經的慣常用法,例子可見於賽44:24、耶10:16、詩103:19和珥3:15-16,在這些經文中,「天地」不是單單指「天」和「地」,而是包括天地和其間的一切,意思相當於中文的「天地萬物」。

    這就與一般聖經註釋對創世記第1章的理解很不同:常見的說法有兩種,一是認為創1:1是概括全章內容的標題,目的是點明題旨,1:2以後就詳細描述了上帝的六日創造;或是認為創1:1描述上帝創造了一個沒有日月星辰的「天」和一個「空虛渾沌,淵面黑暗」的「地」,而1:2以後就描述上帝的六日創造,為天和地加上日月星辰、植物、動物和人類。

    Sailhamer否定了這兩種解釋。他堅持「天地」是指「天地萬物」,但「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這句話並不是概括全章內容的標題,因為這句話和1:2以後所描述的並不是同一件事。

    他認為上帝的創造已經全部包括在1:1的一句話堙A而1:2以後所描繪的,是上帝如何為人類悉心預備了一片土地作他們的居所。

    「地是空虛渾沌、淵面黑暗。」(創1:2)在各英文譯本裡,「地」(希伯來文eretz)通常被譯為 landearth,正是這不同的譯法,造成我們對創世記理解的極大分別。

    英文譯為 earth的,其實可以廣義地包括陸地和海洋,在創世記某些地方(如在創18:25亞伯拉罕稱呼耶和華為「審判全地的主」),把eretz譯為 earth非常恰當。

    可是在創世記其餘大部分的用法中,「地」(eretz)卻是指「土地」,是與海洋和天空分開的(如創1:10),英文須譯為land才正確。

    不幸的是,在創世記1:1-2中,英文譯本全都將希伯來文 eretz譯作 earth,在今天二十世紀earth還會給人誤會是指「地球」,這就容易叫人將現代的宇宙觀套進創世記的解釋中去了。

    Sailhamer認為,聖經作者使用eretz所指的應該是「土地」(land),是一個普通人雙腳所踏的、視野所及的一片「土地」。這正是創世記12章對eretz的用法:

    「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創1:10)、「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1:11)、「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1:20)、「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1:24)、「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1:28)。

    不過,Sailhamer認為把eretz解釋為「土地」還未足夠。他進一步推論說,創世記12章所指的「土地」,應該是指「應許之地」,即是將來耶和華應許賜給亞伯拉罕和他後裔之地。當然,eretz也並非全部用來指述「應許之地」的,少數的例外如用來指埃及地(出1:7)或指亞伯蘭的家鄉(創12:1),但是在創世記甚至摩西五經中,eretz都是被用來指「應許之地」。

    且看Sailhamer是如何達到這結論的:

一、倘若我們把創1:2eretz解釋成「土地」,創世記第1章所描繪的就會是上帝用六天預備了一片土地和其中的各種生物,這正與創世記第2章中上帝為祂所造的人預備了園子的敘述相呼應:兩章雖然用了不同的角度和有不同的著重點,但是卻在描寫同一件事,而聯繫兩者的正是「土地」和「園子」。

二、創11:1提到「那時,這地(eretz,英文譯本都譯為the whole earth,和合本譯為「全地」)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哪麼「這地」(eretz)在甚麼地方呢?在11:2,「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裡」,並且起了一座高塔,名叫巴別;從希伯來語「巴別」就是「巴比倫」看來,挪亞的後裔從「這地」(eretz)向東遷到巴比倫,反過來說「這地」(eretz)應該就在巴比倫的西方。這也是為何eretz不應該被譯為「全地」的原因。

再者,Sailhamer留意到這段敘述與人類被趕出伊甸園的敘述相似之處:挪亞的後裔往東遷徙,亞當和女人被趕出伊甸園時也是被趕往東方去(參創3:24),甚至後來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也是「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創4:16),這說明早在創世記的敘述中,離開這「土地」(eretz)「往東去」就是離開耶和華。

另外,耶和華以天使和「基路伯」把守伊甸園(也就是這「土地」(eretz)、「應許之地」),因此日後雅各從東方回到他家鄉時,在路上遇見了上帝的使者(創32:1-2),甚至要和上帝的使者摔交(32:22-32);約書亞從東方進入這應許之地前,亦遇見了神的使者(書5:13-15)。這一切都說明這「土地」(eretz)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耶和華應許把這地賜給亞伯拉罕和他後裔之前,它早已被賦與獨特的地位。

三、摩西五經的一個中心主題,就是上帝應許賜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他們後裔能夠得地為業(申1:8)。五經中有關上帝創造的敘述,以至很多有關上帝的約的敘述,都圍繞著這一個主題而發展。因此若說五經的作者在五經一開首處就以「應許之地」為描述的焦點,是絕不為奇的,這也是支持創12章中的「土地」(eretz)就是「應許之地」的最強理據。

四、其他的聖經作者也間接支持創世記第1章的「土地」(eretz)是「應許之地」的說法。耶27:5的說法「我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大地(eretz)和地上的人民、牲畜」是最直接的例子;而伊甸園也是先知們暗示「應許之地」的一個常用的意象,見賽51:3、結36:35、珥2:3

綜上所述,Sailhamer得出一個結論:創1:2以後所用的「土地」(eretz)就是創2的「園子」,也就是耶和華所賜的「應許之地」。上帝創造的工作並不是聖經作者最關心的,他只用了1:1一句話交代了上帝的創造,卻用了兩章的篇幅描繪了上帝如何悉心為亞伯拉罕和他後裔預備這塊「應許之地」,這思想貫徹了摩西五經,也是五經最重要的主題。